设置

关灯

第504章 有意为难

    周煜祺从车窗跳出去以后,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那六个江南仙武中学的学生冲了过去。

    他先天四段的修为,就算是放在江南仙武中学也绝不算弱。

    双方刚一交手,六名仙武中学的学生当中,一直开口说话的这人先被他一脚踢飞了出去。

    客旅车内的交流生见周煜祺一击得手,顿时忍不住纷纷叫好。

    就连几个老师,也有些激动地拍了下手。

    楚柔看了身旁的萧天南一眼,她笑着低声道:“怎么样?出手晚了吧?风头全让别人给抢走了。”

    萧天南笑着摇摇头,低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南仙武中学的那几个玩儿的是什么把戏,干嘛故意在这里说这些。”

    楚柔倍感无趣地看了萧天南一眼,她忍不住感叹道:“自从你去过叶家回来以后,你考虑事情就越来越全面了。我想要逗你一下都不行,真是没意思。”

    面对楚柔的感叹,萧天南直接选择了将其无视掉。

    他是真的很讨厌和楚柔这种智商比较高的人交朋友,因为你永远猜不到,她到底对你隐瞒了多少东西。

    而她所做的这些隐瞒,你还没办法怪她。

    因为在对方看来,她之所以隐瞒,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对着这些聪明人而言,只要结果对大家是有益的就行了,至于过程究竟如何,又何必在乎呢。

    萧天南如果不是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在智商方面想要和楚柔平等对话,恐怕还真的差了一个档次。

    客旅车外,周煜祺大发神威,已经以一人之力把那六个仙武中学的学生给打得落花流水。

    六人狼狈不堪逃走了,周煜祺像英雄归来一般,昂首挺胸地回到车内。

    车里面的交流生不知道是谁带头,纷纷对周煜祺鼓起掌来。

    周煜祺人刚坐回到位置上,几名交流生立刻围在周煜祺身边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拍起马屁来。

    “祺哥你真厉害,不过是咱们江南域一百二十所普通中学里公认的第一天才,刚刚那六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没有一个在你手下能走过三招的。”

    “就是就是,那些贵族区的子弟靠着丹药强行提升修为,明明是拔苗助长,根基松垮。却偏偏还以为自己是修行天才,目中无人。

    像这样的人,就差祺哥这种真正的修行天才去教训他们。”

    “祺哥就是咱们平民子弟的脊梁啊,不像某些平民子弟,虽然也被称作是天才,但是遇到那些贵族子弟刻意挑衅,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就是,自家副校长脸都快丢尽了,当学生的却还能稳坐钓鱼台。这份隐忍的功夫,果然不愧‘天才’之称啊。”

    围在周煜祺身边的交流生原本一开始还是在拍周煜祺的马屁,结果三言两语以后,这些人却开始对萧天南明嘲暗讽起来。

    萧天南对这些交流生捧一个踩一个的行为仿若充耳未闻,他一个两世为人的“老怪物”,自然也没心情和这些十多岁的孩子斤斤计较。

    倒是方大胡子忍不住转过头来对萧天南眨了眨眼睛,他低声问:“小子,你就这么忍了?这有点儿不像你的风格啊,你对待尹珏山时可没这么能忍。”

    萧天南笑了笑,没好气道:“我一个先天三段的初中生,难道还去跟人十几个人嚣张?更何况对方阵营里还有个先天四段的‘天才’,我可不敢没有自己找不痛快的习惯。”

    “是因为这个?”

    方大胡子狐疑地看着萧天南,他总觉得萧天南是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而不是真的忌惮这些交流生。

    就好像森林里的百兽之王,会在乎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吗?

    不过方大胡子也搞不太懂,自己为什么总觉得萧天南蕴藏了非常强的实力,他明明是自己的学生,并且曾经还是他最不看好的一个学生,自己应该很了解他的真正实力才对。

    方大胡子摇摇头,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这些。

    此时克罗米金打造的客旅车已经开往江南域贵族区深处,萧天南见识过灵雾湖贵族区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了,所以对于江南域贵族区深处的这天地灵气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倒是车上其他的十几个交流生一路上感叹不已,有的甚至已经开始默默运转功法,借着这浓郁的天地灵气修炼起来。

    客旅车的车速逐渐放缓,萧天南把头偏出车窗看了一眼,只见前方一座用鎏金石建造而成的建筑上方,六个蕴含着极强剑意的大学尤为引人注目,这六个大字赫然便是——江南仙武中学!

    鎏金石平日里是那些附庸风雅的富人,用来雕刻印章,或者是打造雕像用的名贵石料。

    而江南仙武中学却直接用它建造了一栋气派的教学楼,这等手笔果然不愧江南域第一中学的名头。

    在教学楼的两边,另外还有两栋高楼,想来应该是江南仙武中学的教职工办公楼,以及校内宿舍之类的地方。

    教学楼前方是一大片操场,这操场足足有两三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并且地面铺设的全都是用灵晶石打造而成的地砖,当真是奢侈的没边了。

    这灵晶石是什么?灵源石内蕴含的天地灵源被人吸尽以后,剩下的石头便是灵晶石。

    这灵晶石虽然已经不再蕴含任何能量,但它毕竟是经过天地灵气常年洗礼过的特殊石料。

    平民家庭现在买个什么首饰,上面嵌入的宝石有很多就是用灵晶石打造而成的。

    可是在江南仙武中学,这东西却拿来当地砖用,这等差距真是犹如苍穹相距深渊,差距大的让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追赶弥补了。

    萧天南目光扫了江南仙武中学的建筑一眼后,他目光一收立刻看见江南仙武中学那气派非凡的大门前方,一群身穿锦衣华服,一脸倨傲的年轻男女正聚在一起。

    站在他们这些人中间的,正是刚刚被周煜祺打过的那六名江南仙武中学的学生。

    客旅车在江南仙武中学外的临时停靠点停下来,车里面的人全都看见了江南仙武中学大门外的那群学生。

    从气质和穿着上来看,那群学生肯定是非富则贵。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来看,那群学生也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

    虽然双方还没正式碰头,但大家都知道,守在大门外的那些学生,肯定是为之前被打的那六个人出头来的。

    客旅车的氛围有些凝固,孟树新他们这些随行的老师全都眉头紧锁,面带忧色。

    要知道江南仙武中学里的学生当中,可是有先天九段的学生存在的。

    他们这些随行的老师,修为境界最高的也就是孟树新这个副校长,但境界也不过才先天七段而已。

    以老师的身份去和学生对战,本身就已经是件很丢脸的事了。要是还没打过当学生的,那更是莫大的耻辱。

    如果这样的耻辱一直放在心里,恐怕武道之心不稳,这一生修为境界都很难再有所寸进了。

    车上众人因为各怀心思,所以哪怕车已经停好了,暂时都还没有一个人下车。

    突然间江南仙武中学的那班人里有人冷声高喊:“听闻江南域一百二十所普通中学,选出了二十位优秀的师弟来我校友好交流,为了表达我校的善意,所以特地派了六名文艺社的社员前去迎接。

    可是你们不仅不接受我们的这份善意,还出手打伤我们六名同学。

    今天各位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那就别怪我江南仙武中学的学生对各位无礼了!”

    江南仙武中学的那人如此一喊,车内顿时炸开锅来。

    大家此时也明白了,刚刚那六个弱鸡就是对方故意派出来的。等自己这些人出手打了那六个人,江南仙武中学就能名正言顺的为难他们了。

    众人愤怒异常,不满吵道:“江南仙武中学的这些人未免也太卑鄙了,这不是有意颠倒很白吗?”

    “蒲他阿母,江南仙武中学的这些人未免也太欺负人了,我们下去给他们拼了!”

    “我们……我们拼得过吗?这里可是江南仙武中学。”

    交流生们有的愤怒,有的紧张,有的一脸惧色。

    大家不时把目光放在周煜祺身上,刚刚出头的是周煜祺,现在大家仍旧希望周煜祺能够站出来。

    可是周煜祺人又不傻,刚刚那六个人他一看就知道自己能打过,可现在单凭对方那群人刻意散发出来的气势,他就知道其中大部分人修为都比他强。

    “冤有头,债有主。刚刚出手打伤我们同学的那位是谁,请先下车面对吧。

    我乔易辰愿意代表江南仙武中学,对阁下发起正式的挑战!”

    “对啊,车上的乡巴佬滚下来,我们副社长一个打你们所有人!”

    “对!滚下来,尤其是刚刚打人的那个小子,你不是很嚣张吗?今天不打的你跪在地上叫爷爷,你他妈休想走出这江南域贵族区!”

    江南仙武中学的那些人用各种难听的话刺激着周煜祺,周煜祺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被人这样拿言语相激,当即忍不住起身往车门走去。

    孟树新也知道这样一直躲在车上不是办法,他黑着脸道:“大家一起下车吧。”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下车以后大家都冷静一点儿,先让我们这些当老师的和对方交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