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胸襟广阔好女婿

    桑父热情的招呼声吸引了顾明凯的目光,顾明凯抬头看过去,“老桑?”

    桑父起身走过来,他看了一眼萧天南道:“怎么了顾总,你和小萧认识?”

    “呃……还算不得认识。只是我对萧先生一直都很敬仰,所以期待着能够认识。”

    顾明凯这话算是说的极为客气了。

    萧天南眉头微微一皱,事情演变到现在他自然明白,顾明凯是真冲着他来的。而不是他先前所猜测的那样,是桑少兰事先安排好的一出戏。

    萧天南知道,顾明凯肯定是知道他的身份了。

    事到如今他只好找个话题把桑父跟顾明凯之间的交谈叉开,以免顾明凯一不小心把他老底给掀了。

    此时桑父正惊呼了一句:“敬仰?小萧他不是干销售的吗?顾总你怎么会……”

    萧天南赶紧开口,“顾总,你来了就太好了。还记得我上次在你手里买的那对古玉吗?你给说说,是不是这对?”

    萧天南指了一下餐桌上的龙凤齐飞。

    顾明凯也是个聪明人,萧天南的意思他瞬间会意。

    顾明凯点头:“对啊,上次萧先生你缠着我要买。

    我问你是准备拿来送给谁时,你怎么都不肯说,原来是送未来岳父啊。”

    砰哒……

    马雅欣手里的手机直接落到地上,她一脸呆愣地看着萧天南。

    现在根本就用不着说别的了,顾明凯亲自现身证明那对古玉是真的,这耳光打的马雅欣现在脑子里都还是嗡嗡作响。

    再反观桑父这边,他听完顾明凯的话后也是一脸的羞愧难当。

    桑父道:“哎呀顾总,我今天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嗯?”顾明凯没懂桑父的意思。

    桑父老脸微红,摇着头道:“刚才小萧把这对于拿出来送给我们老两口,我因为记得这对玉原本在你那儿,所以我就怀疑小萧他……”

    “哦哦哦……懂的懂的。”顾明凯连忙帮助打圆场,“误会,这都是一场误会。老桑啊,你别看萧先生年轻,他为人素来低调,不喜欢显摆。

    所以你会误会啊,那也是情有可原的。我相信萧先生胸襟广阔,肯定不会把这么一个小误会放在心上的对不对?”

    顾明凯不愧是生意场上的人,这一番说不仅给了萧天南和桑父各自一个台阶下,还明里暗里的狠狠夸了萧天南一番。

    萧天南都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他点头道:“伯父,顾总他说的对。这些都是小误会,现在说清楚就好了。

    您放心,我不会有什么芥蒂的。”

    “好啊,好啊。”桑父看着萧天南,此刻真是横看竖看,怎么看怎么喜欢。

    倒不是桑父势利眼,嫌贫爱富。

    而是桑父回想起刚才那女经理表示顾明凯想来敬酒时,萧天南还犹豫着要不要让顾明凯过来。

    在桑父看来,那明明是萧天南证明自己清白的最佳时机。可他偏偏却犹豫了,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那就是萧天南还想着要给马雅欣留面子。

    在当下这样浮躁的社会了,有如此心胸的年轻人,的确是不多了。

    萧天南要是知道桑父是如此解读他刚才的那个“犹豫”,也不知道萧天南会不会笑掉大牙。

    顾明凯既然都已经进包厢来了,桑父和萧天南他们自然招呼着他坐下。

    此时马天雄也明白自己输了,并且输的很彻底。

    马天雄站起身来对桑父他们笑道:“伯父、伯母,兰兰、萧先生。我还有事,这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改天有机会,我再请各位吃饭道歉。”

    “这……”桑母这次也不再阻拦,她有些尴尬地看着马天雄,最终无奈道:“那你们两兄妹慢走啊。”

    “咳咳……”桑父干咳两声,看了一眼马天雄送的玉,然后又看了一眼桑母。

    桑母立刻会意,她连忙拿起桌上马天雄送的羊脂白玉道:“天雄啊,你这礼物太贵重了,阿姨实在是不敢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马天雄笑了笑,当即点点头把玉收了回去。

    马天雄和马雅欣离开时,马雅欣还回头狠狠地瞪了萧天南一眼。

    萧天南晃了晃自己的脚,意思是指你还没把我的鞋给舔干净了。

    马雅欣脸一红,当即低着头离开。

    马雅欣和马天雄一起走出酒店,她拉着马天雄道:“哥!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你看那个姓萧的,真是嚣张的让人想抽他。”

    马天雄脸上再也没有先前在酒店包厢里的那股儒雅劲儿,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狠。

    马天雄道:“放心吧,他得意不了多久的。我有朋友在这边混,势力很大。只要我一个电话,分分钟可以废了他。”

    酒店包厢之中,没有了马氏兄妹二人,氛围一下子变得热闹又和谐。

    顾明凯在席间不停地拍着萧天南马屁,萧天南虽然觉得有些可爱,但也还是厚着脸皮照单全收了。

    有顾明凯在一旁托着,萧天南的形象顿时在桑父和桑母眼中变得正面起来。

    桑母一开始还叫着“小萧”呢,现在都改口叫着“天南”了。

    宴席上无论大家都没少喝,一顿宴席结束,除了萧天南以为基本就没一个还是清醒的。

    好在顾明凯早就让酒店的人准备了房间,四名服务生搀扶着桑母和桑父回了一间房。

    萧天南则扶着桑少兰进了另外一间房。

    进房以后,原本站都站不稳的桑少兰突然间精神一阵。

    她直接把萧天南压在房门上,然后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看着萧天南。

    萧天南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他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可是这角色是不是有些搞反了?”

    桑少兰嘴里的黄酒味,加之身上的香水味不断进入萧天南鼻孔之中。

    萧天南道:“少兰,要不我先扶你到床上休息吧?”

    桑少兰双手环到萧天南脖子上,她把嘴巴放在萧天南的耳朵旁边,口中低声道:“一起睡好不好?我虽然还是第一次,但我吃香蕉都是用吸的,所以……你要不要试一下?”

    萧天南“咕噜”咽了口口水,他张嘴准备说话时却被桑少兰用嘴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