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骗子?

    “假的?”

    桑少兰惊呼了一声,这对玉她在一个很高端的慈善拍卖晚会上买回来的。足足花了六百多万呢,怎么可能是假的?

    不过这话桑少兰又不能直接说,她偷偷看了萧天南一眼,见萧天南神色丝毫无异,她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下。

    桑少兰道:“爸,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啊?这对玉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桑父看着桑少兰笑了笑,“女儿,这对玉北宋玉石名家沈南辰亲自打造的‘龙凤齐飞’,你爸好歹浸淫玉石这一行快三十年了,怎么可能认错?”

    “对啊,这不就结了吗?你都认出来是北宋名玉了,为什么还说它是假的?”桑少兰不解地问。

    “呵呵……这还用得着猜吗?肯定是桑伯伯知道,真的在别人手里呗。”马雅欣一副看戏的喜悦表情,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桑父冲马雅欣笑了笑道:“没错,这对真玉的主人我知道是谁,并且我和他还在玉石鉴赏会上见过几次。所以我绝不会记错的。”

    “哟,真相咯。有人首次见面就拿一对假玉出来装大款,真是笑掉人的大牙啊。”

    桑少兰微微皱眉看了马雅欣一眼,她斩钉截铁地说道:“爸,这对玉是我看着天南买的。这绝对不可能是一对假玉,你说说真玉在谁手里,我问问他是不是已经出售了。”

    “这对龙凤齐飞是难得的极品古玉,爱玉之人是不会随便将它出售的。

    如果你坚持要验证,那你就把这家酒店的老板叫来吧。

    真正的龙凤齐飞,就在这家酒店老板顾明凯顾总的手中。”

    “顾明凯是吧?行,我这就打电话把他给他。”

    桑少兰摸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时,马雅欣突然笑着问桑少兰:“桑姐姐,这玉既然是这位萧先生买的,那这个电话难道不该是他来打吗?

    桑姐姐,可别让我猜中了。

    这玉不仅是假的,并且还是你给钱让这位萧先生买来的。”

    马雅欣这么一说,桑母和桑父全都下意识地看了萧天南一眼。

    按照马雅欣的说法,萧天南现在不仅是个拿假玉装大款的骗子,并且还极有可能是拿了桑少兰的钱去买假玉骗人的骗子。

    前者是虚荣的骗子,后者是中饱私囊,无耻的骗子。

    两者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桑少兰也没想到这对玉居然会闹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来,她现在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了。

    这个电话桑少兰打不是,不打也不是。

    此刻桑少兰只好用愧疚的眼神看向萧天南,萧天南眨了眨眼睛道:“你们说这半天,其实我觉得挺委屈。

    我想先问问伯父,你看出来这玉有问题了吗?”

    桑父怔了怔后摇头,“没看出来,这玉无论从质地还是刀工,都像极了我曾经见过的龙凤齐飞。

    要不是我知道真玉在顾总那里,恐怕连我都会认为这对玉是真的。”

    “那不就结了?你浸淫玉石这行快三十年了,结果到头来你却不相信自己的眼光?”

    萧天南微微笑了笑,他站起身来说道:“伯父,我看您不相信的。可能不是自己的眼光,而是我这个人。

    您觉得一个干销售的,绝不可能首次见面就送如此珍贵的礼物。

    所以您先入为主,认为我就是个不诚实的骗子。”

    萧天南说到这里时,心里忍不住感叹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现在把桑少兰她父亲教训一顿,然后假装很生气地转头就走。

    这场戏到此结束,简直完美。

    可是令萧天南没想到的是,他后面那番说词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

    马雅欣此时却悠悠说道:“少给自己加戏了,接下来你肯定会忿忿不平地摔门走人是吧?

    假的就是假的,就算你装得再像它也是假的。

    我们现在就在人家顾总的酒店,你要证明这对玉是真的很简单啊。虽然叫个服务员把人顾总叫来,顾总三两句话不就证明你这块玉的真假了吗?”

    “姓萧的,别说我马雅欣看不起你。

    你今天要是能证明得了这对玉要是真的,我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着把你鞋给舔干净。”

    马雅欣这番话也是说的够绝,不过她也的的确确把萧天南的后路全给封死了。

    就在萧天南暗自感叹马雅欣这小妮子够狠时,包厢的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紧接着一名穿着黑色西服套裙的女经理推门进来,女经理冲包厢内众人甜甜地笑了笑问:“请问哪位是萧天南萧先生?”

    萧天南怔了怔,“我是。”

    女经理对萧天南鞠了一躬道:“萧先生,我们顾总见您来咱们酒店用餐,所以特地吩咐我们送酒店珍藏的八十年女儿红过来,希望萧先生您能够喜欢。”

    “顾总?”萧天南偷偷看了桑少兰一眼。

    桑少兰一脸疑惑,没啥特别的反应。

    萧天南心里立刻懂了,这必定是桑少兰提前安排好的一出戏。

    他“咳咳”干咳了两声,装模作样地问道:“是顾明凯顾总吗?”

    “对。”女经理眼睛一亮,心中惊喜不已。

    顾明凯吩咐她送酒的时候就曾经交代过,让她务必观察好萧天南的神色。

    如果萧天南对他这个举动还比较认可的话,再随便提一句他想过来敬酒的事。

    女经理抓准这个时机,连忙对萧天南道:“萧先生,我们顾总说他想过来给您敬杯酒,但又怕打扰到你们的私人聚会,所以您看……”

    “叫他进来!就说咱们这位萧先生很欢迎他来敬酒。”马雅欣直接替萧天南答应下来,女经理立刻欢喜地应了声“好的。”,然后直接退出了包厢。

    萧天南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冲马雅欣道:“你这丫头素质未免也太高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得了吧,以为花点儿钱,请这个酒店经理来帮忙做场戏就能糊弄过去了?我就不相信,你还真的认识那什么顾总。

    反正咱们桑叔叔是认识顾总的,一会儿人来了我们就擦亮眼睛看清楚。

    看看来的究竟是李鬼还是李逵。”

    马雅欣说话间,包厢的房门再度响起敲门声。

    很快女经理带着两名抬起酒坛子的服务生,和一名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看着萧天南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桑父倒是先叫了一声:“顾总,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