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席间交锋

    “兰兰,这……这位是?”桑母看着萧天南,表情明显有些尴尬。

    今天是桑母特意为桑少兰安排的相亲宴,无论萧天南是什么身份,只要他是个男人,来吃这顿饭都显得有些不太合适。

    并且桑母心里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生怕桑少兰会介绍萧天南,说这是她的男朋友。

    果然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桑母心里担心什么,最终发生的恰好就是什么。

    桑少兰亲昵地挽着萧天南的胳膊,她笑着说道:“妈,这是我男朋友啊。他姓萧,叫萧天南。”

    “男……男朋友?”桑母眉头皱紧,“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今天这不就是特地带过来让你知道吗?”桑少兰笑着说道。

    她和桑母这么一来一回地对话,等于直接把马雅欣和马天雄二人给无视了。

    马雅欣年纪较轻,所以这性子也要相对直接火爆一些。

    她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把放在腿上的用餐布拿出来狠狠地砸在桌上,“哥,我们走。这是人家叔叔阿姨的家宴,我们根本掺和算怎么会是?”

    “诶,别别别……雅欣,天雄。无论怎么样,咱们先吃了这顿饭再说。”桑母连忙招呼。

    马天雄一直端坐在位置上显得颇为沉稳,他伸手冲马雅欣招了招,笑着说道:“雅欣不准胡闹,坐下来好好吃饭。”

    说完,马天雄走到萧天南跟前伸出右手,“萧先生是吧?我姓马,叫马天雄。

    我们马家和桑家以前就住在同一个别墅区,所以我和兰兰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哦哦哦,原来是青梅竹马呀。真是失敬失敬,那不用说,肯定我家兰兰是‘青梅’,而你是‘猪马’咯?”

    “噗……”桑少兰一听萧天南这话顿时忍不住掩嘴失笑一声,马天雄人也不傻,自然明白萧天南话中的嘲讽之意。

    他握住萧天南的右手暗中加力,嘴上笑着说道:“萧先生真是风趣,能够跟萧先生一起用饭,相信肯定会很愉快。”

    萧天南感觉到马天雄在暗中加力,他心里忍不住无语暗笑。

    萧天南道:“我也一样,能够跟马先生一起用饭,心中觉得无限光荣。”

    萧天南说话间微微发力,他的力道岂是马天雄能够经受得了的。

    马天雄顿时痛到脸都变形了,他想要挣脱萧天南的手。

    但是萧天南却突然一下像触电一般甩开了马天雄的手,他飞快地甩动着自己的右手,然后讪笑着对马天雄道:“马先生的手力……咳咳,挺大的。”

    萧天南这番话一出口,桑少兰顿时看着马天雄皱了皱眉头。

    马天雄扫了一眼桑父和桑母。

    桑母脸上尴尬之色明显更重,桑父则微微皱了下眉头。

    马天雄知道自己和萧天南的这初次交锋吃了暗亏,他笑着说道:“萧先生说笑了,咱们先入座吧,伯父伯母都等兰兰好一会儿了。”

    萧天南笑着点头,然后十分绅士的帮桑少兰拉开椅子。

    桑老兰坐在萧天南和桑母之间,桑母打量了萧天南几眼后问道:“小萧是吧?做什么工作的呀?”

    “销售。”萧天南十分干脆地回答。

    “呵……”马雅欣这一声轻笑讥讽意味儿十足,她用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装作自言自语的样子:“还以为是尊大神,结果是个小白脸儿。”

    萧天南瞥了马雅欣一眼,他笑着问马天雄,“马先生,这位是谁你还没介绍呢?你弟弟吗?”

    马天雄怔了怔,“这……这是我妹妹,马雅欣。”

    “妹妹?”萧天南一脸的震惊,他眼神似无意似有意的往马雅欣胸前瞥了一眼,然后他又像是下意识地看了看桑少兰的胸。

    萧天南一脸憨厚地抓着后脑勺道:“对不住对不住,眼拙了,眼拙了。”

    人越缺什么,就越忌讳别人提起什么。尤其是女人身材上的缺憾,那更是一个死穴,谁点谁死。

    关键是萧天南还有如此一系列的眼神,马雅欣当即被点爆了。

    “你他妈眼瞎是吧?姑奶奶哪一点儿看上去像男人了?你他妈明说,是不是故意的?”

    “雅欣!”马天雄皱眉低吼了一声。

    马雅欣很想拉开椅子就走,但她一想到自己走了就等于称了萧天南的意。

    于是马雅欣冲萧天南冷笑着哼哼了两声,当下也没再继续说话。

    马天雄这个时候取出一对礼品盒道:“伯父伯母,这次小侄过来也没带什么东西,所以就随便买了对玉送给你们,还望你们一定收下。”

    “哎呀,天雄啊,这怎么好意思呢?真是破费了。”

    桑母说话间把礼品盒接过去打开,她用手肘捅了捅身旁没怎么说话的桑父。

    “哎呀老头子,你看这玉多漂亮啊。你不是最喜欢研究玉石吗?你快给看看。”

    桑父显然的确是个懂玉爱玉之人,他拿起桑母手中的玉观音对着光线看了看。

    桑父点头,“这是羊脂玉,水头很足,油性也重,的确是好玉。

    单这一块儿,恐怕至少得三十万起。加上这雕工和中间转手的价格,我估计这得五十万起步吧?”

    “伯父果然是行家,这玉我托朋友帮忙找的,一对儿一百零八万。”

    马天雄话刚说完,桑少兰立刻给了萧天南一个暗示。

    萧天南实在是不太愿意拿桑少兰买的礼物,去冒充自己的送。

    他假装没看懂桑少兰的暗示,桑少兰主动说道:“爸,妈。天南也给你们买了礼物,是一对儿古玉呢,很难找到的。”

    桑少兰说着直接拿出礼品盒递到桑父面前,她笑着说道:“爸,您给点评点评。”

    刚刚吃了瘪的马雅欣不屑冷哼,“一个破销售能买得起什么好玉?要么是假的,要么就不是自己买的。”

    马雅欣的话,在场众人都当做没听见。

    桑父这个时候把礼品盒打开,他拿出里面的龙形古玉看了看后放回去。

    桑父对萧天南道:“小萧啊,这玉你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呃……”萧天南对于桑父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桑少兰连连点头,“对啊对啊,爸,这一对玉花了天南好多钱呢。”

    桑父点头,嘴里微微叹息了一声:“可惜,这对玉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