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少阀主

    桑少兰今天换了一辆车,不再是她之前开的红色保时捷,而是一辆相对要稳重许多的白色奥迪A8。

    当然,对于桑少兰而言,家里有几台风格不一样的车也属正常。

    桑少兰今天穿的也很正统,白色的西服外套,搭配白色的紧身裙,脖子上一条淡金色的爱马仕丝巾,整个穿着搭配在正统之余仍不失时尚感。

    尤其是桑少兰身上有一股可令男人疯狂着迷的成熟女人韵味,所以这样的穿着更加显得她成熟性感,但又不会过分妖娆。

    萧天南一坐上车,先下意识地打量了桑少兰一眼,接着他十分自然地夸赞了一句:“哇,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香车美人吧。”

    桑少兰笑着白了萧天南一眼,这一眼令得萧天南这种情场老手都为之心神一荡。

    她笑着说道:“你个没良心的居然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老实交代,肯定是有求于我对吧?”

    “啊?”

    萧天南正在想自己该怎么跟桑少兰开口,让她给冰神肌肤代言的事,却没想到桑少兰直接就戳穿了他的目的。

    这下反倒是萧天南变被动了,一时间他承认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桑少兰见萧天南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样子,忍不住“噗呲”笑了一声。

    她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昨天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现在嘴变得这么笨了?

    一看就是被我说中了心里的阴谋。

    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今天帮我解决一件事,我也可以考虑投桃报李,顺手帮你一次。”

    “你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吗?”萧天南忍不住问。

    桑少兰笑了笑,一副早就洞悉一切的语气:“还能有什么事?我就是个教人化妆的,唯一的一点儿利用价值,也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品了。

    你们冰神肌肤系列产品出了那么大的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扭转口碑。

    我这个人口碑还不错,加之先前还用过你们冰神肌肤的产品。

    所以如果我站出来帮你们说话,你们的处境会好很多。

    你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估计也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呃……”萧天南犹豫一下后干脆直接承认下来,“没错,我原本想约你吃饭,就是为了和你谈这件事。”

    桑少兰美目扫了萧天南一眼,她笑着说道:“这样看来,你在震远集团的职位不低啊。一个普通员工,可是没有权限和我谈这种事的。”

    “还行吧,我现在专门负责冰神肌肤项目的销售主管。”萧天南十分随意地回答,对于这个职务他内心深处自然没放在眼里。

    桑少兰听过以后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明说。只要你帮我把今天的事应付好,我可以考虑在冰神肌肤这件事上帮你。”

    “你要不要先告诉我,你准备让我帮你应付什么事?”萧天南心里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够让桑少兰愿意放弃自己的原则,答应来趟冰神肌肤这一潭浑水?

    桑少兰神秘一笑,“你现在不需要知道是什么事,你只需要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萧天南略一沉吟后点头,“答应,大不了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不怕。”

    桑少兰“啧啧啧”地摇头,“你该不会是慕无霜的小男朋友吧?为了她的冰神肌肤,你这都甘心上刀山下油锅了?”

    “哪里,这话就只是一个夸张的修辞手法而已。”

    说话间桑少兰直接把车转入一间酒店,她把车停在酒店门口以后直接解开安全带。

    桑少兰将头凑在萧天南脸前。

    萧天南此刻也看着桑少兰,二人的鼻尖就间隔了不足三厘米的距离。

    桑少兰一脸妩媚的笑容,她吐气如兰,十分认真地说道:“不管你是不是慕无霜的小男人,反正你已经被我看中了,我无论如何都把你抢到手。”

    说完桑少兰扬了扬下巴,“下车,记住一会儿到酒店里面了戏得演好一点。”

    “又演戏?还是你闺蜜?”

    桑少兰下车后把钥匙丢给泊车门童,她从车上拿了一对礼品盒塞到萧天南手中,“收好了,这是一对龙凤古玉。一会儿见到我爸妈,你就说是你专程买来送给他们的。”

    “你爸妈?”

    桑少兰坏坏一笑,她把性感的小嘴伸到萧天南耳边轻声道:“不止,据说还有一对兄妹。哥哥是我爸妈物色的相亲对象,妹妹是来帮她哥哥把关的。”

    萧天南眼睛都瞪圆了,他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

    难怪桑少兰会愿意做这么大的牺牲,感情她所布置的这个任务也相当“艰巨”啊。

    萧天南其实心里很不想趟这浑水,不过现在他人已经到“战场”,再想当“逃兵”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桑少兰伸手紧紧地挽住萧天南的胳膊,整个人有半个身子全都依偎在萧天南的身上。

    萧天南虽然感受到了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可是他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幸福。

    因为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狂风暴雨……

    酒店中餐厅的包厢之中,桑父、桑母并挨着坐在一起。

    在他们对面坐着的是,是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叫马天雄,女的马雅欣。

    这兄妹二人出身于江宁市马家,马家的马氏集团在整个江宁市属于首屈一指的大集团公司。

    所以论出身的话马天雄不算差。

    只不过豪门子女都避免不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兄弟姐妹众多,成年人必然得努力求表现,以图能够继承家族事业。

    说白了,就是得捋起衣袖争家产。

    马天雄的父亲结过三次婚,目前跟他在一起的是个刚满25岁的息影小明星。

    他二人所生的孩子才两岁,并且还是个女儿,所以不足为虑。

    马天雄的母亲是他父亲的第二任妻子,马父和第一任妻子也生有一对儿女。

    所以对于马天雄而言,如何在事业上压过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大哥,是他能否继承马氏集团的关键。

    马氏集团最近正在积极拓展化妆品行业,如果马天雄能够和桑少兰结婚,得到她这个“美妆教母”的支持,那他必然能够主导马氏集团的化妆品业务。

    如此一来,他之后顺理成章地接手马氏集团,其根基也就稳固了。

    马天雄想到这里时,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和煦。

    尽管他很不喜欢桑母不时偷偷审视他的眼神,但每当与桑母的目光碰撞到一起时,他还是尽量以最礼貌的笑容回应之。

    萧天南和桑少兰穿过酒店宽敞明亮的大厅时,酒店五楼健身房门口出来的走廊上。

    两名中年男子正在聊天,其中一个身材保持匀称,戴着金丝框眼镜,看上去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无意地往底下大厅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恰好看到了萧天南。

    中年男子眼睛瞪圆,口中惊呼了一声:“萧……萧大少?”

    陪他聊天的这名中年男子怔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身边这位在面对那些封疆大吏时,也没出过这等惊讶之色。

    中年男子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看着萧天南问:“曹总,那年轻人身份背景很不一般吗?”

    曹未秋扭头看了顾明凯一看,他轻笑道:“何止是不一般?简直是天一般大的背景。”

    “天一般大?”顾明凯惊呆在原地。

    这话要是一般人说就算了,可是从曹未秋的口中说出来,这是何等的份量?

    顾明凯连忙再往底下看一眼,此时萧天南已经穿过酒店大厅,不见的踪迹。

    顾明凯对曹未秋道:“曹总,能否具体说说?”

    曹未秋笑了笑道:“建陵萧阀,听说过吗?”

    “萧阀?曹总你是说,刚刚那个年轻人,是门阀子弟?”顾明凯捂着嘴巴惊呼。

    门阀,这个词汇最早恐怕得追溯到春秋时代。那时候名门望族出身的子弟,优者出仕,劣者经商。

    如此一代一代的传承,最终形成了一个以姓氏为纽带的门阀。

    千百年以来,门阀家族虽然经历过许多打压磨难。但其深厚的底蕴,哪怕是传承至今也没一个人敢小觑。

    尤其是像曹未秋、顾明凯他们这样人。

    因为常年在上流圈子里混,所以对于门阀家族的底蕴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的认知和了解。

    尤其是曹未秋,他所在的曹家那也是世家门楣。

    就算比不过门阀大族,祖上曾经也是显赫过的。例如最有名的曹操,曹孟德。

    所以曹未秋更加清楚,萧天南在建陵萧阀,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曹未秋看了顾明凯一眼,他低声道:“想办法和这位萧大少说上两句话吧,他可不仅仅是门阀子弟。

    并且他是门阀主家出身,建陵萧阀的少阀主。”

    “少……少阀主?”顾明凯惊的舌头都有些打结了,他连忙苦思冥想,看看自己该用何等方式才能和萧天南说上话,而不会引起他的反感。

    可是曹未秋和顾明凯又怎么能料得到,他们口中的少阀主萧天南,现在正像一杆标枪一样站在包厢内,表情严肃地接受着桑父和桑母的审视目光。

    以及马天雄和马雅欣两兄妹的敌意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