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一线先天

    “时机”指的是什么,萧天南很清楚。

    就是把九根降龙刺全部逼出,融合掉萧天南他爷爷的那一股内息真元的时机。

    这对于萧家儿郎来说算得上是一生当中最为重要的时刻,因为融合真元是否完美,融合后境界究竟几何,这些都决定着萧天南这一生在武道方面的最高上限。

    萧天南对于这件事丝毫不敢随便应付,他直接拦了辆出租车,目标直奔瀚海市的希尔顿酒店。

    在酒店开好房间以后,萧天南进入把门反锁,并且把柜子拉过来将门给顶住了。

    做完这一切后萧天南在床上盘膝而坐。他关掉手机,摒弃杂念,开始慢慢运转内息去撼动丹田处唯独还剩下的八根降龙刺。

    帝居一品的月神别墅这边,慕无霜一直站在自己卧房的窗户边上。她见萧天南久久未归,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萧天南。

    结果自不用多说,萧天南的手机已经关机。

    慕无霜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来许许多多的画面,她猜想着李紫微会不会喝醉了。

    然后萧天南顺理成章地送她回家,接着李紫微挽留了他一下,然后他们两个人就……

    慕无霜气得俏脸通红,她从保险柜里把那染了血的床单取出来。

    慕无霜想要拿剪刀把床单给剪碎,可是等找到剪刀以后她又舍不得了。

    拿着床单的慕无霜黯然流了两行清泪下来,她喃喃道:“萧天南,你都对我这样了,难道就一点儿都没想过要顾及我的感受吗?”

    如果萧天南听到慕无霜这番话肯定会大呼冤枉,那床单上沾的只是他的鼻血而已啊……

    次日清晨,阳光自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外照射进来。

    盘膝坐在床上的萧天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他足足吸了有近十分钟的时间。

    等到萧天南将这一口气吐出时,突然间他坐下的床铺“轰隆”一声,直接塌烂成了碎渣。

    萧天南站起身来,他随便动了动,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不断作响。

    紧接着萧天南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当他睁开眼睛时,他已经清楚自己的武道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萧天南赶紧把手机开机,他知道自己必须马上把自己目前的情况告诉爷爷,否则爷爷会担心到直接从萧氏老宅赶到瀚海来。

    手机刚刚开机,萧天南接到了一连串的信息。

    信息全都是来电提醒的短信,萧天南打开一看发现全是慕无霜打的。

    看到这一连排信息萧天南既觉得有些暖心,又觉得心虚。

    虽然萧天南和慕无霜认识没多久,但直觉告诉他,如果他今天去了震远集团,那慕无霜一定没有好果子给他吃。

    萧天南摇了摇头,没再去管这些。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爷爷,电话接通后爷爷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结果?”

    萧天南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轻声回答:“一线先天。”

    “什么?”电话里面传出爷爷又惊又喜的呼叫声。

    “真的是一线先天吗?你仔细确认一下,要知道‘气出如罡’只不过罡劲的境界。只有‘气出如旋’才是一线先天!”

    “放心吧爷爷,我已经确认过了。的确是‘气出如旋’,绝对离先天境只有一线之隔。”

    萧天南十分肯定地说道。

    对于修武者来说,武学一共分后天和先天两大境。

    后天境分为明劲、暗劲、化劲、罡劲,这四个境界又被细分为十重。

    萧爷爷所说的“气出如罡”,指的是罡劲第一重的特征。而“气出如旋”,则是罡劲第十重大圆满,离先天境只有一线之隔的特征。

    萧爷爷得到萧天南肯定的答复后兴奋地哈哈大笑起来,他在电话里叫道:“好!好啊,我萧家终于要再出第二个先天境的修武者了。天南,你好样的!”

    “爷爷,我得继续去执行我的任务了。您多保重身体,等我执行完这个任务一定跟龙牙总部请个假,回家来好好陪您几天。”

    “胡说八道!”萧爷爷在电话十分严肃地斥了萧天南一句,“你身为龙牙,为国效力是你的职责与荣耀。岂能为了一己之私就随意告假?这是我萧氏儿郎会做的事吗?”

    “是!孙儿知道错了爷爷。”萧天南对于爷爷的批评一点儿没敢犟嘴,直接老老实实地认了错。

    电话那头的萧玄清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萧天南准备说挂电话时。

    萧玄清问了句:“天南,对于老慕的孙女你是怎么想的?毕竟你和人家已经举行过婚礼了,难道当真就只把当作一个任务?”

    萧天南沉默了一下,他面对萧玄清一点儿不敢嬉皮笑脸,而是认真地回答:“爷爷,你也知道我是龙牙。

    执行完震远集团的这个任务以后,后面还有许许多多的任务在等着我。

    我的职责是为国效力,真要是跟无霜在一起,我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吗?”

    “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你就得管好自己,别糟蹋了人家姑娘又始乱终弃。”萧玄清严肃地警告道。

    萧天南忍不住苦笑,“爷爷,你当真觉得你孙儿我一点儿定力都没有是吧?”

    “有一点儿也有限。”

    萧玄清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萧天南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一会儿萧天南手机又响了,是慕无霜打来的。

    萧天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见慕无霜电话打来,他心里没由来的一慌。

    等到萧天南准备接电话的时候,慕无霜居然把电话给挂断了,随后她发来一条信息:“现在是早上八点四十三分,如果九点以前你没能赶到公司上班,以后就不用来上班了。”

    “我擦!”萧天南拿上自己的衣服外套跑出酒店房间,在走廊上他拉住一名客房服务员道:“快,你跟我过来看看,你们这张床坏掉了,我应该赔多少钱?”

    客房服务生跟着萧天南走进房间,当他看见那烂成碎渣的床铺以后,这服务生愣住了。

    这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人为损坏的,倒像是床铺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服务生看着萧天南歉意地笑了笑:“先生您请稍等,这个我需要跟我们经理汇报一下。”

    “还汇报个毛线啊,我承认赔钱!”萧天南道。

    服务生一脸戒备地看了看萧天南,他心里猜测萧天南肯定是把钱赔了,然后再到网上去控诉希尔顿酒店。之后酒店为了自己的声誉肯定会找他商谈,然后他再趁机索要高额的封口费。

    服务生想到这里时感觉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他连忙对萧天南道:“先生,这个我真的做不了主。请您稍等,我马上呼叫我们经理过来。”

    萧天南无语了,我不时看着自己的手表。

    很快一名酒店的经理跑过来,酒店经理检查过床铺的损坏情况以后,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床是他当初联合采购部一同去采购的,除了床铺以外还有别的配套家具。

    中间他和采购部的人吃下了上百万的回扣,现在床烂成这样,经理第一时间就认定是床铺的质量有问题。

    酒店经理心里决定必须要赶紧掩盖这件事,他笑容可掬的对萧天南道:“先生,请问这件事您准备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你说需要我赔多少钱,我赔钱走人啊。”萧天南说着又看了看时间。

    酒店经理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萧天南,心里也暗自觉得不对。正常人看到床烂成这样,反应绝不可能是赔钱。

    酒店经理笑了笑道:“先生您说笑了,这怎么能让您赔钱呢。您说个数吧,我看能不能接受。”

    “我说个数?”萧天南一头雾水,怎么就变成他说数了?

    不过萧天南没心思深究,他摆了摆手道:“这样吧,既然你不要我赔,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我还有事。”

    “不行不行。”酒店经理赶紧拦住萧天南,他看着萧天南道:“先生,请您不要怀疑我解决这件事的诚意。

    这样吧,一万块。您跟我签一个保密协议,约定绝不将这件事外传,我立刻付钱给您。”

    “我哪里有时间跟你弄什么保密协议?你闪开,我要走了。”萧天南有些不太耐烦地说道。

    “先生!好商量好商量。”经理连忙拉住萧天南的手,“我知道一万块是少了些,这样吧……五万!五万您看行不行?”

    “大哥,我没想要你的钱,我甚至可以赔给你钱。我上班要迟到了,你如果不要我赔就放我走好不好?”

    萧天南说的是实话,可酒店经理说什么都不敢相信。他认定萧天南已经拍下了那床损坏的照片,现在是急着离开保存证据。

    酒店经理咬了咬牙,他一脸肉疼地说道:“十万!大哥,这真的是我能拿出来的最高价了。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就求求您行行好,收下这十万块吧……”

    萧天南看了一眼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五十五了,就算他会飞现在也来不及赶到震远集团去。

    萧天南有些无语的冲酒店经理道:“行!十万是吧?好,你拿给我,保密协议我跟你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