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时机到了

    萧天南身为龙牙,其双手所沾过的人命岂止三两位数?

    他的手掐在周红波的脖子上,再加上他冷若千年玄冰的眼神,周红波顿时感觉如坠冰窟,嘴巴里已经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此刻也下意识地憋了回去。

    萧天南仔细观察着周红波的一举一动,他心里暗自说了一句:“不是他。”

    萧天南心里的“他”,指的是那个跟师雅菡一样,心怀叵测潜伏于震远集团的那个人。

    之前萧天南一直以为,在餐厅袭击桑少兰的那些人和师雅涵是一伙的。

    但是后来萧天南感觉到不对。

    如果餐厅袭击桑少兰和之后堵截他的那些人,真的和师雅菡是一伙的。

    那么师雅菡对慕无霜下手的时候,为什么不多带一点儿人在身边?

    很显然,这个不符合常理。

    如果硬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么萧天南更加偏向于师雅涵和那些人并不是一伙的!

    萧天南心里很清楚,如果他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么除去师雅菡和慕无霜以外,有机会得知他和桑少兰所有聊天内容的人,就只有窦洋以及周红涛了。

    不过就在刚刚,萧天南心里已经确认不是周红涛。

    一个人的下意识反应是骗了人的,萧天南刻意释放自己内心的杀意去吓周红涛。周红涛的第一个下意识反应不是戒备、躲闪或者反击,而是真真切切恐惧。

    显然这不是一个职业特工应该会有的素养。

    “窦洋!”

    萧天南心里暗念了一声这个名字。

    毋庸置疑,如果师雅菡和当初袭击萧天南的那些人不是一伙的,那么窦洋就极有可能也是个潜伏者!

    萧天南想到此处时把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一收,恰好这个时候窦洋上来拉着萧天南劝道:“天南,算了算了。都是误会,没必要搞得当众动手这么严重嘛。走走走……我们出去,我跟你谈谈。”

    窦洋拉着萧天南往外走,萧天南恶狠狠地瞪了周红涛一眼,然后半推半就的跟随窦洋一起走出包厢。

    窦洋拉着萧天南进入一个没人的包厢,他摇头叹道:“天南,不是当哥的说你。你这脾气未免也太火爆了,人家红涛好歹是你的直属领导吗,你对他动手不是自讨没趣吗?”

    说话间窦洋随手拍向萧天南的肩膀,就在窦洋手掌快要拍到萧天南身上时。

    萧天南整个人突然往左边让了一步,致使窦洋这一掌拍空。

    窦洋眉头一皱,目光锐利地看向萧天南。

    萧天南也是目光锐利地看着窦洋,他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憋不住,没想到你这么猴急。”

    窦洋淡然冷笑,“猴急的人可不是我,你打周红波的时候连杀气都露出来了。显然你已经知道,震远集团除了师雅菡以外,还潜伏着别的人!”

    窦洋说话间直接甩了一下右手,在他手掌的指缝间夹着一根毒针。刚才他假作随意的去拍萧天南肩膀,为的就是要把这根毒针拍进萧天南的体内。

    好在萧天南对窦洋早有提防,所以及时让了一步。

    窦洋甩出的这根毒针又快又急,其凌厉的破空之声一点儿不像甩的是毒针,更加像是飞镖、匕首之类的暗器。

    萧天南单从窦洋这一手立刻就判断出来,这人是个练家子,并且在武学上的造诣相当不低。

    果不其然,萧天南强拧身形躲开窦洋这一记毒针的同时。窦洋整个人已经犹如奔雷追风一般,气势不凡地冲了上来。

    萧天南因为躲闪的缘故身形还没来得及回转,窦洋一掌打来,萧天南只能用手臂前去硬接。

    砰!轰隆!

    萧天南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砸在包厢的茶几上,钢化玻璃的茶几表面被萧天南直接砸碎。

    萧天南身体一翻站起身来,他用右手大拇指擦拭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水,然后看着窦洋笑了笑,“功夫不错嘛,形意拳的底子。”

    窦洋也跟着笑了,他讥讽道:“你功夫虽然差了点儿,但见识还是不错。”

    “哟呵,看不起我?”萧天南轻笑着舔了舔嘴唇,他解开自己衬衣小腹处的纽扣,然后微微运了一口气。

    一根保险丝粗细,形如龙形的金针从萧天南小腹处慢慢冒出来。

    窦洋看到这一幕眉头立刻皱紧,他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降龙刺?封龙九针的手法?你……你是建陵萧阀的人!”

    萧天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窦洋不仅认出了“降龙刺”和“封龙九针”的手法,他居然还知道“建陵萧阀”。

    萧天南用力一咬牙关,龙形金针立刻激射而出,化作一道金光直奔窦洋而去。

    窦洋反应极为迅速,他闪身躲开的同时欺身上来直扑萧天南。

    窦洋喊道:“我就不相信建陵萧阀的子弟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窦洋形如虎扑,一拳直取萧天南的咽喉。

    萧天南站在原地不闪不躲,虽然窦洋这一拳转瞬即至,但萧天南最终还是牢牢抓住了窦洋的拳头。

    如果是普通人之间的格斗,这样抓住对方的拳头问题自然不大。

    可是像窦洋和萧天南这样的内家高手做出这样的动作,说到底就是要硬碰硬地拼内功的深浅了。

    窦洋右脚猛力往地上一踏,地上的地砖瞬间碎裂成渣。

    一股狂猛的内力从窦洋拳头之中发出,好似被冰封的手雷一下爆炸,意欲破冰而出一般。

    “半步崩拳?”萧天南轻笑了一下。

    窦洋大惊,他这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硬吃他这一招半步崩拳,身体竟然不摇不晃。好似泰山凌于飓风,巍然不动。

    “你这是什么境界?”窦洋惊问一声。

    萧天南淡淡回答:“你猜!”

    咔嚓!

    萧天南五指劲力一发,窦洋捏成拳的右手手指竟然被萧天南强行捏碎。

    窦洋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萧天南左手凝成掌,指尖直接打在窦洋的小腹处。

    窦洋一口鲜血喷出,萧天南手指一弯再打一记,最后握手成拳又打了一记。

    这就是有名的“一招三式”。

    萧天南打完以后放开窦洋,窦洋狂吐着鲜血,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他怨毒无比地看着萧天南道:“我七岁开始学武,至今已有二十八年。你竟然破我丹田气海,毁我修为!”

    窦洋叫喊着,仿佛疯了一般扑向萧天南。

    萧天南直接一脚把窦洋踢开,他蹲到窦洋面前,抓着他胸前的衣襟冷声道:“我警告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震远集团里面还有多少个像你一样的潜伏者。

    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尝一尝我的审讯手段!”

    砰!

    萧天南话刚说完,包厢的房门突然被人踢开。

    房内外两名黑衣男子手持消音手枪直接对萧天南开枪,萧天南就地一滚躲开了二人这数枪连发。

    两名黑衣男子趁着这个机会架起地上的窦洋,直接带他离开。

    萧天南立刻从包厢内追出,不过两名黑衣男子架着窦洋跑的很快。他刚准备追上去,突然间李紫微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天南。”

    萧天南扭头看向李紫微,李紫微一脸疑惑地问:“窦经理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走掉了?”

    萧天南笑着摇头:“没事,他感觉身体不舒服,所以特地叫他朋友来接他。我们也走吧,我送你回去。”

    “好。”李紫微笑着点了点头。

    萧天南回包厢内把自己逼出来的那根降龙刺捡起来收好。

    他和李紫微并没有回包厢去跟周红涛他们打招呼,出酒吧以后萧天南也没再开师雅菡的那辆车,而是开了李紫微的车送她回家。

    到李紫微家的小区外面以后,萧天南对李紫微道:“你自己上楼应该没问题吧?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李紫微看着萧天南美目轻轻眨了眨,她笑着问:“你难道没想过跟我到楼上坐坐?”

    萧天南笑着摇头,“算了,我还没自恋到认为自己魅力大到如此地步。”

    萧天南打开车门下车,他看着车内的李紫微说了声“晚安”,然后双手抱着自己的后脑勺径直步行离开。

    坐在车里的李紫微一直通过倒视镜看着萧天南,直到萧天南在路口消失,她这才颇为黯然的把目光收回。

    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的萧天南摸出自己的手机,他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电话接通。

    萧天南道:“爷爷,我破戒了。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内家高手,为求自保我逼了一根降龙刺出来。”

    萧天南说完这句话后直接把电话挂断,他取出自己先前逼出来的这根降龙刺。

    这根巴掌长的降龙刺,可是足足在他丹田处呆了十八年。

    即便是现在,萧天南的丹田处也还有八根一模一样的降龙刺。

    这就是封龙九针,以特殊的手法把九根降龙刺打入丹田。这样可以封锁住一个人的丹田气海,令此人再也无法调用内息。

    这是他们萧家一脉独有的修炼方式,即老一辈把毕生修炼的内息真元打入年轻一辈的丹田,然后用封龙九针锁住他们的丹田气海,让他们慢慢耗费时间去消化那一股内息真元。

    以往这样的手段,顶多耗费十年之功就可以消化完毕。

    但是萧天南的爷爷境界不同于常人,他传给萧天南的内息真元,萧天南耗费这十八年都不敢保证已经完全消化吸收。

    就在萧天南心中忐忑不安之际,他手机突然想起一声信息铃声。

    萧天南打开信息,信息是他爷爷发来的,内容就四个字:“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