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桃花朵朵开

    桑少兰U盘里的资料十分重要,无论是慕无霜还是萧天南,都希望能够把它拿到手。

    所以尽管萧天南已经听出来慕无霜语气中带着不悦了,他也还是跟着桑少兰一起离开了震远集团。

    桑少兰开的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萧天南随她上车以后问了一句:“我们去哪儿吃?”

    “法式风情,必须去那里!”桑少兰淡笑着说道。

    萧天南一听桑少兰这话,立刻明白这个“法式风情”必不简单,他想了想后试探着问:“那个法式风情,不会就是你之前那个网恋对象开的吧?”

    “不是,我之前那个网恋对象根本就不在瀚海这边。

    这法式风情是我一个闺蜜的新男朋友开的,她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今天我必须要扳回一局!”

    “万一结果输的更惨呢?”萧天南心有不安地说道。

    “不可能!”

    桑少兰对萧天南的信心,似乎比萧天南自己还足,她一记重脚油门踩下去,车子立刻提速狂飙。

    法式风情,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一家主营法国料理的餐厅。

    桑少兰带着萧天南刚刚来到餐厅门口,一名年轻女子立刻挽着一名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年轻女子娇笑着叫道:“哎呀,兰兰,你可算是舍得出门了。”

    “诶?兰兰,你身边的这位帅哥是?”年轻女子看向萧天南问。

    萧天南看了桑少兰一眼,不知道她准备怎么样介绍自己。

    桑少兰直接伸手挽着萧天南的胳膊道:“这是我男朋友萧天南。天南,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闺蜜童佳,还有她的男朋友卓乐。”

    “两位好。”

    萧天南表面上和童佳、卓乐他们客套着,心里忍不住怀疑自己今年是不是有些犯桃花?居然一天之内两次冒充人家男朋友,并且对象还是不同的两个人。

    桑少兰的身材很有料,她紧紧地挽着萧天南的胳膊,使得萧天南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惊人的柔软和弹性。

    萧天南不动声色的和桑少兰他们一起走进餐厅,餐厅里客人并不多,童佳特意解释了一句:“兰兰,卓乐这家餐厅还没正式营业呢,就等着你过来给点儿意见后,然后帮我们宣传宣传。”

    桑少兰笑了笑,她扫了一眼餐厅内部,极其敷衍地说了句:“这餐厅装修还不错。”

    “是吧。”童佳立刻把话茬接过去,“这可是我家卓乐自己设计的呢,我家卓乐在法国留学的时候读的就是建筑设计,你是不知道,他说法语时那声音真是太迷人了,我就是这样被他给征服的。”

    童佳把她这位男朋友一通夸后转而看向萧天南问:“多了萧先生,还没问过你是做什么职业的呢。”

    萧天南刚准备开口回答,桑少兰直接帮他回了句:“普通生意人,没什么好提的。”

    “呵呵,兰兰真是谦虚。你相中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生意人呢?

    要知道现在‘生意人’基本上满大街都是,真要说起来,街上擦皮鞋的也是‘生意人’。你说是吧?萧先生。”

    萧天南笑了笑,没有接童佳这话茬。恰好这个时候餐厅中央座位处,一对外国男女正跟服务生说着什么。

    服务生明显听不懂他们的话,比手划脚半天,急的面红耳赤。

    萧天南看了卓乐一眼后道:“卓先生,那两个外国人好像说的是法语,你不去沟通一下?”

    卓乐有些僵硬地笑了笑,他点了点头:“佳佳,你带你这两位朋友先找个位子坐下来点菜,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回来。”

    “好,你去吧。”

    童佳看着卓乐走过去以后,她笑着对桑少兰道:“兰兰,我们也过去看看,让你听听我家卓乐正宗的巴黎法语口音。”

    桑少兰无奈地看了一眼萧天南,萧天南笑了笑后跟着走了过去。

    卓乐刚开始和这对外国男女沟通时还算顺畅,但是很快他脸上就露出了为难之色,嘴里的单词半天吐不出一句完整的。

    童佳显得有些尴尬,她拉了一把卓乐后低声问道:“老卓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的法语是C2级的吗?”

    卓乐皱眉,他低声道:“亲爱的你不懂,这法语就跟我们国内的方言一样,分很多不同的地域口音。这两个老外估计就是法国哪个小地方出来的乡巴佬,他们说的口音我根本听不懂。”

    “原来是这样。”童佳恍然大悟。

    就在童佳准备招呼萧天南和桑少兰跟她一起去找位子坐下时,萧天南突然开口跟这对法国男女说了句法语。

    两名法国人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们二人语速飞快的和萧天南交谈着。一番交谈结束以后,两名法国人对萧天南竖起了大拇指。

    桑少兰兴奋地拉着萧天南道:“天呐,天南,你法语原来这么好的吗?”

    萧天南笑了笑,十分谦虚地回答道:“也不算太好,就会一点点。”

    “那你刚才和他们说的什么?”桑少兰直接忽视掉卓乐和童佳尴尬到快要石化的脸色,饶有兴致地追问。

    “也没什么,男的说他是来自巴黎的一名演讲家,他想跟他的妻子演讲一段他的爱情宣言,希望我们能够提供一段钢琴伴奏。”

    “钢琴伴奏?”卓乐傻眼了,他看着自己店里的钢琴道:“我店里还没招到钢琴师啊,谁来跟他们伴奏?”

    萧天南淡淡地笑了一下,“我来吧,他们说的曲目我恰好学过。”

    萧天南说完直接走向了店里的那架钢琴,他在钢琴旁边坐了下来,然后他对那位法国演讲家打了个手势。

    琴音起,萧天南十根手指在钢琴琴键上熟练地弹动起来,起初琴音轻缓柔和,犹如冬日阳光,盈盈亮亮,温暖平静。

    慢慢的……演讲家的情绪开始激昂起来,萧天南的琴音也随之改变了节奏,那犹如清冷钢珠泼到冰面上的琴音,简直粒粒分明,颗颗透骨。

    最后演讲家的情绪直接拔到顶峰,而萧天南的琴音也变的犹如深海在咆哮一般,荡人肺腑,撼人心魄!

    餐厅里原本不多的客人,此刻全都聚集了过来,餐厅外听到琴音的人也走进来了不少。

    童佳眼眶红红的,她把头靠在卓乐肩膀上骂道:“死鬼,都怪你,让我在兰兰面前丢这么大的脸。

    你看人家兰兰找的男朋友,这法语,这琴技。再看看你,除了会吹牛别的什么都没有。”

    “好了好了,人家确实比我厉害,咱们不服也不行啊。就这弹钢琴的技术,估计至少九级吧?”

    萧天南一曲中,演讲家和他的妻子也深情地相拥到了一起。

    四周围观的人全部被这场画面所感染,纷纷跟着留下了眼泪。

    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演讲家带着他妻子来到萧天南跟前,他对着萧天南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用生硬的中文说道:“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钢琴家。”

    “谢谢。”

    萧天南话刚说完,桑少兰红着眼眶跑上来,直接一下扑到萧天南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

    萧天南笑了笑,他在桑少兰耳边低声道:“桑小姐,这个可不在我的陪同项目当中啊,你得另外加钱。”

    桑少兰抬头看向萧天南,她媚眼如丝地低声说道:“没钱。肉偿可以吗?”

    萧天南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间餐厅门口有人大声嚷嚷着叫道:“都他妈堵在门口干什么?滚开滚开,青龙帮办事,不想身上沾血的就赶紧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