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误会

    萧天南一句“不忍了”直接使得慕无霜软倒在他怀中,温香软玉抱满怀,萧天南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萧天南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一道红色激光从远方射来,直接照射在萧天南眼睛上。

    萧天南龙牙出身,怎么可能辨别不出来,这激光是他妈狙击瞄准器发出来的。

    萧天南反应极快,他一把抱着慕无霜闪身躲开,此时激光照射在墙壁上。

    红色激光十分有节奏的忽亮忽暗,萧天南一眼就看出来,这节奏是一段摩斯密码!

    摩斯密码的内容萧天南看过一遍后立刻读取出来:“萧天南你个王八蛋,说好的约法三章呢?”

    萧天南无语了,显然这激光、这摩斯密码,都是杜冷月发出来的。

    慕无霜没有发现屋内照射进来的红色激光,她被萧天南紧紧地抱在怀里以后,整个人的心理防线已经趋近于崩溃。

    不过这个时候,萧天南嘴巴贴在慕无霜的耳朵旁边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了无霜,我是个好人。”

    说完这句话萧天南都快哭了……

    萧天南在慕无霜后颈的一处穴位上用力按了一下,慕无霜眼睛一黑直接昏迷过去。

    萧天南小心翼翼的把慕无霜放到床铺上,接着他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

    因为之前关了静音,所以上面几十个未接来电他一个都没有觉察到。

    萧天南用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内容是:“我和慕无霜都被下了药,速送镇定剂来。”

    信息发出去没多久,很快就接到回信:“萧天南你个臭男人!你少给我装,就算你被下了药,你也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自行处理。

    还假模假样的要镇定剂,我这里有一颗95狙的子弹你要不要?”

    萧天南抬头朝着激光射来的方向白了一眼,什么95狙他肯定是不信的,因为他知道杜冷月就算胡闹也有一个度。

    顶天了她就有一个激光瞄准器和一个高倍望远镜,用枪口对准他这绝不可能。

    萧天南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慕无霜,见到慕无霜呼吸逐渐变的规律平和,萧天南知道她应该是没事了。

    毕竟慕奶奶就算再想抱重孙子,也不可能真的下药。

    顶了天,也就是给汤里放了些淫羊藿、肉兰蔻之类的助兴中药,这些中药对人体没害,反而有着滋补的作用。

    现在窗外有杜冷月盯着,萧天南的冲动也直接消失了一大半,他干脆继续做自己的俯卧撑。

    做着做着萧天南发现自己鼻血流出来了,他也没敢浪费这鼻血,赶紧用手接着,然后抹到了慕无霜的床单中央。

    萧天南这样做也是考虑到慕无霜还是处子,万一慕奶奶要检查落红,也不至于穿帮。

    做完这一切后萧天南躺在房内的地毯上暗自叹息:“十鞭汤,我萧天南发誓这辈子都不再碰那玩意儿了,太猛了……”

    萧天南一晚上气血上涌,在痛苦的思想折磨中渡过了这漫长的一夜。

    次日早晨,慕无霜猛的一下醒过来,她先是一脸紧张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发现衣服都穿在身上的,慕无霜心里先是一阵庆幸,继而又莫名的生出了一些失落感来。

    等到慕无霜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时,床单中央那一抹刺眼的血红让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时之间慕无霜脑子里生出了许多念头,“我和他终究还是发生关系了吗?”“天呐,我会不会怀孕?”“不是说第一次会很疼吗?为什么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慕无霜脑子被这些念头充斥着,此时卧室洗手间的房门打开,已经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萧天南走出来。

    虽然一晚上没睡,但十鞭汤的后遗症还在,所以萧天南依旧显得精神奕奕。

    萧天南看着慕无霜笑了笑,“无霜你醒了,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

    慕无霜俏脸绯红,她低头“嗯”了一声,然后默默的把床单收起来叠好,然后打开卧室的保险柜放了进去。

    萧天南被慕无霜这一系列的举动给弄糊涂了,他忍不住问道:“无霜,你把床单放到保险柜里干嘛?”

    “你管我干嘛?我的保险柜,我想放什么放什么。”慕无霜红着脸嗔怒道。

    其实任谁都能感觉得出来,慕无霜此时的语气已经带着点儿撒娇的意味了。

    恰好这个时候杜冷月给萧天南打了个电话过来,萧天南也没多想,当着慕无霜就接了:“小月儿,你昨天晚上也是一晚上没睡吧?”

    萧天南此话一出,慕无霜的脸色立刻剧变。

    杜冷月在电话里就说了一句:“昨晚算你表现还可以,下次再敢不老实,小心我的95狙!”

    杜冷月电话挂断,萧天南看着电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等到萧天南再看向慕无霜时,慕无霜的脸色已经变得犹如北极一般冰冷,她指着卧室门口道:“你给我出去,我要换衣服去上班了。”

    萧天南也没觉察到慕无霜的心理变化,他笑着点头:“那我在客厅等你,恰好坐你的顺风车一起去公司。”

    萧天南下楼时,慕家的三名女佣已经准备好早餐。

    萧天南还特意跟三名女佣问了一下慕奶奶的行踪,原来一大清早慕奶奶就去了医院,根本没有在家。

    萧天南坐在饭厅端起稀饭刚喝了两口,突然间他看见慕无霜常坐的那辆迈巴赫已经院外的大门开出去,萧天南赶紧端着稀饭追出去,他冲着车尾大叫:“无霜!我还没上车呢,无霜!”

    迈巴赫绝尘而去,帝居一品这边又不好打车。

    无奈,萧天南只好回到别墅内问三名女佣中年纪最大的静姐,“静姐,家里还有别的车可以给我开吗?”

    静姐想了想道:“先生,车库里车子倒是有十几辆,可是钥匙都在夫人的保险柜里。有一辆给我买菜用的大众polo你要开吗?”

    “开啊!现在哪怕你给我个自行车我也得开啊。”

    瀚海作为一个大都市,早高峰堵车是常态。震远集团又在瀚海内环的市中心地带,萧天南车子开到中环以后,理所当然的堵车了。

    更让萧天南难过的是,他这辆polo的车身居然是骚气无比的粉红色。

    不过好在萧天南的脸皮够厚,尽管他已经感觉到右边车内的司机不停在看他,他依旧还是能够保持一副怡然自得的姿态。

    车子堵了半天也不见前行,萧天南摇下车窗准备透透气,不过就在此时,他听见耳边传来嘤嘤的哭泣声。

    萧天南扭头一看,声音是从左边这辆白色奥迪内传出来的。

    萧天南看了一会儿后打开车门下车,他敲了敲白色奥迪的车窗,窗户降下来。

    一名穿着灰色职业套裙,姿色十分不错的年轻女子正哭的梨花带雨,双目红肿。她看向萧天南问:“有什么事吗?”

    萧天南递过去一包餐巾纸,他语气毕竟庄重地说了句:“小姐,如果你亲人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走的不安心。坚强一点,毕竟逝者已矣,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

    年轻女子接过萧天南的餐巾纸,她一边擦拭眼泪,一边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哭是因为亲人过世了?”

    萧天南礼貌性地笑了笑道:“你戒指戴在右手食指上,代表你还是单身。

    你车内没有烟味,但是车子的储物盒内却放了一个用了很多年的老式烟斗,再加上烟斗下面压着的那一张骨灰盒发票,我猜过世的应该是你爷爷或者外公吧?”

    “是我养父,我五岁时被他收养,那一年他四十一。”年轻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萧天南道:“谢谢你的纸巾,不过我想提醒你的是,有一位交警已经看你很久了。”

    “啊?”萧天南站直身子左右看了看,果然!右边一名交警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萧天南连忙讪笑,“对不起警官,我马上回到自己的车子里面。”

    幸亏此时车子开始动了,否则萧天南绝对会被拦下来。

    萧天南和这年轻女子的车子一直并排而行,二人从中环到内环都是同路的。

    更为巧合的是,萧天南和年轻女子一起把车开到了地下车库。

    二人分别把车停好以后,年轻女子眉头微微皱着,神色显得有些不悦:“先生,这里是震远集团专用的地下停车场,你别告诉我你恰好也在这家公司上班。”

    显然,年轻女子以为萧天南是跟踪尾随她而来。

    萧天南笑了笑道:“小姐你误会了,我的确是在这家公司上班,今天第一天来报到。”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女子显然还是不太相信。

    “萧天南,萧何的萧,天南地北双飞客的‘天南’。”

    “哦。”年轻女子恍然,“你就是我们客户介绍来当销售的萧天南是吧?你好,我叫李紫微,是震远集团人力资源部的招聘主管,一会儿为你办入职手续的人就是我。”

    “哇,那真是太巧了。”萧天南话刚说完,突然间车库内响起一声怒吼:“李紫微,你敢勾引我老公!”

    一个中年女子手持玻璃瓶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萧天南一看这情况一点儿没敢客气,他转身一脚直接把这名中年女子踢得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