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4章 义无反顾

    短暂的僵持过后,大战还是爆发了。

    “杀!”狼人沙巴兹低喝一声,全身泛着凌厉的风暴,手持着长枪,率先杀向了沃克老板。

    狼人沙巴兹一动手,豹人族和猪人族的强者也不再观望。

    “杀!”“杀!”两人同样嘶吼着扑向了沃克老板,但始终慢着狼人沙巴兹半步之遥。

    对于豹人族和猪人族的强者举动,狼人沙巴兹在心头唾骂不已。在这种时候还要玩弄手段,真是无耻至极。

    唾骂归唾骂,但狼人沙巴兹可没有减慢速度,反而是将自己的速度又提升了一分,全力施为,更加不敢大意。

    沃克虽被我们三人围住,但困兽犹斗,一个不小心是会死人的。而且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可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

    想到这,狼人沙巴兹身上的风暴有浓烈了几分,几乎都要将四周的天空绞碎开来,空间出现了扭曲。

    感受着狼人沙巴兹身上不断攀升的威势,沃克老板心头一凛。果然被发现了,不过本来就不准备对你出手,何必如此的紧张。

    眨眼间,沙巴兹三人与沃克老板已近在咫尺,狂暴的能量扑面而来,与沃克老板周身的雷霆互相交织,混乱不堪。

    “杀!”沙巴兹不由大喝一声,手中长枪裹着凌厉的风暴轰然刺出,同时还引爆了沙巴兹身上的风暴之力,形成了一道威势凛然的风暴之枪朝沃克老板的胸膛刺去。

    始终慢沙巴兹一步的豹人族和猪人族强者见沙巴兹果断出手,也是紧随着沙巴兹的步伐,悍然挥动手中武器,全力斩出一击,杀向沃克老板。

    按照两人的想法,沙巴兹已经率先出手,为了求活,沃克老板肯定是要先挡下沙巴兹的攻击,才可能与他们交手,到时候就是沃克老板有什么阴谋,也用不到他们身上,沙巴兹首当其冲。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的。

    嗖!

    在这危急关头,沃克老板一个转身,全然不顾已经即将临体的风暴之枪,毅然决然地杀向了猪人族强者。

    “不好!”“不好!”

    豹人族强者猪人族强者见状均是暗叫不好。但当沃克老板的身影选择冲向猪人族强者后,两人却是不一样的感受。

    豹人族强者不由松了一口气,而猪人族强者见沃克老板杀向自己后,狰狞的脸庞不由泛起了惊慌之色,而且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他怎么会选择我?

    要说三人的实力,猪人族这位强者并不是最弱的,反而是豹人族强者是最弱,而且沃克老板还与豹人族强者交过手,也算是知根知底。

    临死的反扑,按道理说也应该找豹人族强者,这让猪人族强者实在是想不通。

    不过在这关键时刻,想不通也是无关紧要的,最为紧要的是怎么在沃克老板的奋死一击中全身而退。

    沃克老板完全放弃了防守,体内炼化的蕴含着法则之力的斗气疯狂的运转着,不断附着在手中长剑上,璀璨的雷光甚是刺眼,可见一圈黑色的光晕附着在雷光之上,甚是骇人。

    “杀!”沃克老板一声低喝,杀气腾腾,却又悲情无比,身影随之全力爆发扑向了猪人族强者,手中长剑携着威势赫赫的雷光当空斩出,一下子就将天空切开,带着睥睨的威势斩向了猪人族强者。

    见沃克老板完全放弃抵挡,奋不顾死地杀向猪人族强者,无论是沙巴兹,还是豹人族强者,都是非常乐意见到这一幕的。

    死贫道不死道友,在兽族内部也是体现的很淋漓尽致的。

    没了沃克老板临死反扑的顾忌,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也没有掉以轻心,紧随着已经斩出的攻击冲向了沃克老板。

    这突然间的惊变,不过是眨眼的工夫。

    不出意外的话,沃克老板很可能是猪人族强者一命换一命。

    沃克老板之所以选择猪人族强者下手,是因为落狮关外的兽族军队猪人族的统领只有卡迪姆和眼前这位,一旦两人死了,那么猪人族的军队就将群龙无首,引发混乱,从而让兽族无法全力进攻落狮关,为落狮关争取到一定的时间。

    沃克老板的初衷是好的,但未必会实现。

    嘶啦!

    沃克老板斩出的雷霆剑光电光火石间就撕碎了猪人族强者发出的斗气战技,然后就冲到了猪人族强者的身前,斩在了猪人族强者的武器上,瞬间就炸裂了开来,一下就将猪人族强者的护身斗气撕裂了开来。

    紧随着沃克老板就突进到了猪人族强者身前,手中雷霆长剑激荡皮箱了斩向了对方的头颅。

    与此同时,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的攻击也冲到了沃克老板的两侧,近在咫尺,下一瞬间的时间都不用就能落在了沃克老板的身上。

    面对着沃克老板悍不畏死的攻击,猪人族强者也不是毫无反应,在雷霆剑光炸裂开来将他的护身斗气撕裂后,他同样是挥动手中重剑迎向了沃克老板,同时体内斗气涌动疯狂地在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坚固的大地铠甲。

    以命搏命,猪人族强者也不是什么软弱之人,比之卡迪姆来更加凶悍,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会成为猪人族的统领?

    这种时候由不得任何的犹豫,一旦犹豫了反而会让沃克老板的算计得以实现。

    沃克老板的临死反扑看似很凶,但也是强弩之末,只要棋差一招,就将万劫不复。

    不过照此下去,沃克老板是必死无疑,而猪人族强者就要看他的命硬不硬了。

    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的攻击威势凌厉,均是以蕴含着法则之力的斗气施展的,绝对可以对沃克老板产生致命的攻击。

    “杀!”感受着身后的巨大危机,看着从雷光中冲出的重剑,沃克老板神色狰狞地低吼一声,义无反顾地扑向了笼罩在雷光中的猪人族强者,悲壮不已。

    噗嗤!

    猪人族强者的重剑裹着厚重的大地之力直接撕破了沃克老板身上单薄护身斗气,刺穿了他的铠甲,一下子就贯穿了沃克老板的胸膛,

    虽被猪人族强者的剑锋贯穿身躯,但是沃克老板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一样,顺势来到了猪人族强者的身前,手中蕴含着森然雷霆之力的长剑悍然斩出,在猪人族强者惊惧的目光下从他的肩头划过。

    与此同时,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的攻击也落到了沃克老板的身上,非常轻松的就撕碎了他那单薄的护身斗气,下一瞬间就能洞穿他的铠甲,撕碎他的身体。

    可就在这生死关头,异变再起。

    嗖!嗖!

    一雷一火两道攻击凭空出现在了沃克老板的身侧,接着雷火双球就撞在了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的攻击上。

    轰隆隆!

    下一秒钟,天空中升腾了炽烈的能量火爆,雷火之力伴随着狂风冲天而起,一下子就将沃克老板、沙巴兹等人吞噬的一干二净,局势也变得不明朗起来。

    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根本没有察觉到这凭空出现的雷火之球,所以自然也就没有防备,紧随着沃克老板的身影就被能量风暴吞噬。

    连沙巴兹和豹人族强者都没有反应,更不用说沃克老板了,而且他还是首当其冲,在能量风暴席卷的瞬间就被掀翻开来,如断了线的风筝任由能量风暴摆布,生死不知。

    被沃克老板一剑差点分为两半的猪人族强者就更不用说了,仅剩的一口气也被肆虐的能量风暴吞噬了,彻底湮灭在风暴中。

    嗖!

    就在能量风暴席卷四方的时候,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冲入到了风暴中,并在第一时间来到了已然快没气的沃克老板身前,将他护了下来。

    落狮关中,康若顿双目如鹰,紧紧地盯着远方,看着忽然间充斥在天地间的雷火风暴,大惊失色。

    康若顿在第一时间就感应不到了沃克老板的气息,再结合远处肆虐的雷火风暴,不言而喻。

    “大人,难道是沃克大人出事了?”看着远处升起的雷火风暴,站在康若顿身旁的斗尊将军沉声低语道,充满了担忧。

    “哼!”康若顿闻言脸色阴沉地冷哼了一声,沉默了片刻后,才又开口道。“传令下去,所有将士备战!”

    “是,大人!”斗尊将军闻言神色凛然,心绪翻滚,知道出大事了,连忙带人退开,传达康若顿的军令。

    站在周围的将士虽不动如山站在城墙上,但此刻的他们明显都不平静,也无法平静。

    康若顿的话间接印证了之前斗尊将军的猜测,而且结果还非常的糟糕,糟糕到可能会影响到落狮关的安危。

    “派人去向云落军求援!”过了几息后,康若顿又对着身旁的其他斗尊将军发号施令道。

    “是,大人!”离康若顿最近的斗尊将军拱手应道,接着就带着沉重地心情下了城墙,安排传令兵去向云落军求援。

    落狮关内的骚动,很快就引起了米德尔顿的注意。

    “外面怎么了?”米德尔顿对着站在门口的亲卫大声问道,有气无力的。

    “回禀大人,康若顿下达了全军备战令!”站在门口的亲卫沉声应道。

    “怎会如此?”米德尔顿闻言一下子就低声惊呼了起来,心头顿时就泛起了强烈的不好的预感。难道沃克出事了?

    “来人,送本帅上城墙!”沉默了片刻后,米德尔顿不怒而自威地低喝道。

    伤势还没有恢复的米德尔顿,连行动都是不便,真的就像个垂垂老矣的老者。

    “大人,您现在的伤势还没有恢复,还请大人安心养伤才是!”站在门口的亲卫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在米德尔顿身前,沉声劝解道。

    “哼!落狮关都要丢了,本帅岂能还在这里若无其事。不用再说了,立马送本帅上城墙!”米德尔顿神色坚决地说道。

    “是,大人!”亲卫见米德尔顿如此坚决,只能服从了。

    很快,在亲卫的护送下,米德尔顿出现在了城墙上。

    此刻,城墙上站满了人影,肃杀之气弥漫,好不凛然。

    站在城墙上的将士一见米德尔顿这位老帅的身影,纷纷恭敬地朝着米德尔顿行军礼,此起彼伏的行礼声在城墙上响起。

    “大人,您怎么来了!”很快,康若顿就出现在了米德尔顿地身前,神色惊讶中又带着些许的责备。

    “局势怎么样了?”米德尔顿没有管康若顿心思,直接沉声问道。

    “沃克多半是凶多吉少!”康若顿没有明说,而是对着米德尔顿传音道。

    米德尔顿闻言身体不由一颤,险些向后倒去,好在身侧的亲卫及时将他扶住。

    “大人,您没事吧!”康若顿连忙关切地问道。

    虽然对沃克老板有意见,但对于米德尔顿,康若顿可是从心底尊敬他。

    如今米德尔顿这副样子,让康若顿说不出的心酸。

    “备战吧!”米德尔顿沉声叹道,苍老无力。

    “是,大人!”康若顿见状,双目不由红了起来,但依然沉声应道。

    沃克老板虽然才来落狮关没几年,但是对于沃克老板,米德尔顿真的很欣赏,有一种想把沃克老板培养成自己传人的想法,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很用心的对沃克老板进行指点。

    不然沃克老板也不可能在突破之后,就展现出如此强大的实力,这大半都要归功于米德尔顿。

    如今听到沃克老板凶多吉少的消息,让这位戎马了大半生的老人不由生起了无力感,难掩心头的失落。

    但是一个人的生死是小,落狮关的安危才是最为重要的。

    一旦兽族攻破落狮关,那么将会是人族世界的一场浩劫。即便最后重新将兽族赶回道横断山脉以北之地,但人族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落狮关不容有失。

    不仅米德尔顿如此,就连沃克老板也是如此,不然沃克老板也不会义无反顾的以命换命,为的就是让落狮关安然无恙。

    随着米德尔顿这位老统帅的命令,落狮关中的肃杀之气越发浓烈了,但又显得悲壮不已,让人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