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金大师拜师

    秦烈,朱刚等人面色诧异,不知金大师为何如此失态,不就是几根突然变红的银针吗?

    金大师深吸一口气,目光紧紧盯着叶萧手中泛红的银针,心中掀起滔天骇浪。

    七绝回魂针是中医之中最为精妙的技艺,有着七针续命,白骨生肌,死人翻身的美誉。

    至于传言是真是假金大师不得而知,他从未见人施展过,没想到今天能够得见。

    金大师突然又庆幸自己过来了,不然会后悔一辈子。

    叶萧略显诧异扫了一眼金大师,这老家伙看来对针灸确实有研究竟然知道七绝回魂针。

    目光闪烁捏住银针的叶萧目光敏锐,浑身气质大变。

    冷静。

    严肃。

    富有责任感,有种医者父母心的感觉。

    秦艳美眸中异彩连连,这个男子之前还色眯眯,没个正形,张狂。

    现在又变成这个样子。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

    秦艳咬着红唇美眸中皆是好奇,这个男人就是迷。

    “天灵穴聚气,三花聚顶。”

    银针插入秦艳头顶,叶萧低声说道。

    秦艳只感觉浑身一怔全身有点酥麻,旋即自头顶有一个热流顺着头部流向身体四肢。

    金大师则是微微一愣,旋即面色狂喜,叶萧这是在传授他七绝回魂针技艺。

    “太阳穴通神,一气顺百病除!”

    银针插入秦艳眼眶眉角之处,入一寸半,针尾抖动。

    “檀中穴,泄气通血汇神!”

    叶萧手腕顺势向下落在心脏上方,手掌握住揉捏,轻轻道。

    秦艳面色绯红,隐秘部位让男子任意揉搓,简直羞死人了,想要挣扎,但看到叶萧清澈,毫无瑕疵的目光,忍了下来。

    人家这是在治病,思想并不龌龊,是纯洁的。

    秦艳痴痴想着,旋即身体发软,忍不住嗯了一声,更为羞涩。

    但秦艳哪里知道,此时叶萧心里也是一荡,赞叹好滑的皮肤.......

    朱刚看的怒气横冲,这可是他的未婚妻,连手都没有摸过,竟然胸,部被欺压男人随意揉捏。

    “这是丹趁穴,能够容纳气体,强身健体!”

    银针插在了秦艳腹部位置,叶萧轻轻说道。

    金大师眼睛都不敢眨,深色狂喜,浑身颤抖,极为的激动。

    接着叶萧的动作越来越快,银针分别插在脚底,以及膝盖上方,七根银针泛着红色光泽,不断跳动。

    “七穴汇通,百病尽除,还魂纳魄,白骨生肌!”

    金大师浑身颤抖喃喃自语。

    叶萧十指弹动,银针亦随亦动,犹如灵巧的精灵。

    秦艳只感觉浑身发热,胸口发闷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旋即喷出一口血,面色潮红,剧烈的咳嗽起来。

    “艳儿,你怎么了.......”

    秦太太走过去扶住秦艳,焦急问道。

    “妈,我没事,就是胸口发闷,四肢无力!”

    秦艳颇为痛苦的说道。

    “叶小兄弟,艳儿这是怎么回事?”

    秦烈沉声说道,语气虽然客气,但不怒自威。

    “胸口是因为毒血开始涣散,百气汇,精气神畅通,这样受损的心脏什么的都会逐渐修复,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磁场,只要保持平衡,就没什么事情。连续三天就能痊愈!”

    叶萧淡淡的说道。

    秦烈以及秦太太有些怀疑,旋即将目光放在了金大师身上,希望得到他的确认。

    毕竟金大师在业界有着很强的权威。

    叶萧与之相比,并不能令人完全相信。

    但接下来金大师的动作却令秦烈等人愣住了,只见金大师竟然对着叶萧跪了下来,满脸狂热的说道:“叶大师技艺精纯,感谢传授,请收我为徒吧!”

    叶萧淡淡一笑将金大师搀扶起来,道:“中医博大精深,需要不断的探讨发展才能精益求精,我们可以相互学习,共同将中华医术发扬光大!”

    “叶大师心胸宽阔我所不及,今天终于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惭愧惭愧啊,如叶先生不嫌弃,我愿意在身边当做一个药童,聆听先生教诲!”

    金大师满脸愧疚拱手说道。

    “呵呵,我们相互学习就可以了,金大师不必妄自菲薄,你对中医的钻研不比我弱,以后还请赐教!”

    叶萧轻轻说道,金大师是一个对中医痴迷狂热的人,这种人很难得。

    “谢谢!”

    金大师极为感激。

    秦烈秦太太秦艳等人傻眼了,旋即对于金大师极为的敬佩,不论辈分论技艺,这才是真正大师风范。

    同时对叶萧那神奇的医术更为震惊,如此年轻日后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看着平静的叶萧,秦烈暗暗点头,不骄不躁心性不错,但想到之前的张狂,不禁摇摇头,依他的阅历也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朱聪怨恨的盯着叶萧,朱刚面色也不好看,凶光闪动,旋即一展笑颜笑道:“叶兄医术惊人真是令人敬佩,感谢你救了艳儿,我替她谢谢了!”

    叶萧略有深意的看着朱聪,这是在宣誓主权吗?

    旋即轻轻道:“我救人不是白救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你........”

    朱刚怒极反笑,道:“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别太过分,不然的话会倒霉的。”

    “钱算什么,美人无价的!”

    叶萧轻轻笑道,右手勾起秦艳的下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道:“妞,我们明天见!”

    说完大步离开,完全无视朱刚。

    朱刚拳头攥紧骨头咯吱咯吱作响。

    叶萧路过李院长身边时停住,冷声道:“我记得咱们医院太平间缺个主任让刘仁去吧,至于林雅和刘涛我觉得不适合在市医院上班了,其他医院应该也不适合,你觉得呢!”

    李院长点头,道:“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办的!”

    秦艳小脸一红刚刚叶萧的亲吻令他戳不及防,心中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此时听到叶萧的话语,目光复杂,喃喃自语道:“真是个狠辣的男人!”

    秦艳明白,这般做刘涛和林雅这对狗。男女在海东市医疗行业是彻底没有容身之地了,这下场可真是凄惨。

    张狂,嚣张,冷静,有责任感,好色,不正经,狠辣,睚眦必报..........

    这是目前为止秦艳对叶萧的评价,这些词语有贬义,有矛盾,但集中在一起,却勾勒出一个出色男子的形象。

    “妈妈说出色的男子像咖啡越了解越上瘾,他是吗?”

    秦艳痴痴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