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土行之术

    “嘶……”

    其他几个袭击者也看清了自己同伴的惨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到裤裆里凉飕飕的,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专挑那个位置踢,实在是太狠了。

    五名袭击者转眼就被杜峰解决了两名,因为他和绿萝都是窜来窜去,弩手根本就不方便瞄准。还要放着被杜峰踢到命根子,不由的腿发软手打哆嗦根本就瞄不准。

    “都是废物!”

    手持弯刀的大汉怒骂一声,冲着杜峰就追了过去。别人都对其躲避不及,他竟然敢迎上去,看见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淬体八层,怪不得如此狂妄。杜峰已观气之术,马上看清了对方的修为。淬体八层在宗门不算什么,在融天国这种小地方也算是个人物了。而且此人体格壮硕擅长刀法,轻功方面也不弱。

    这身手有点儿眼熟啊,似乎是王后近卫队里的人。从七王子尚未泯灭的记忆深处,杜峰捕捉到了这个人的蛛丝马迹。五人为一队,四把强弩加一把弯刀的组合,正是王后近卫队的标准配置。

    已强弩围射,再加上身法好的弯刀队长突袭。就算是淬体九层的武者,也很容易被他们围殴而死。当然这一套到了杜峰面前就不好使了,开局就先损失了两名弩手。

    因为杜峰根本就不会上蹿下跳的躲避弩箭,而是先迎着一个弩手强上。利用速度优势只要先废掉了第一个,后面的就可以逐个击破。

    “虎若从风,豹则奔雷,战兽合体。”

    王雷在奔跑的过程中,已经完成了战兽合体。他的雷豹战兽,虽然品阶比虎类要低力量也弱了一些,但胜在速度够快变化多端。一旦奔跑起来,双腿缠绕着电弧速度越提越快。弯刀之上也开始有电光火花,噼里啪啦直闪看着非常吓人。

    “小心!”

    绿萝姑娘一看王雷这个阵势,不由的开始为杜峰担心。杜峰的优势就是速度快力量大,可对方的雷豹战兽提速效果太明显,而且有丝丝电弧缠绕威力肯定不小。她干脆一狠心,将绿毒液全部运到手指上,打算跟对方来一记硬拼。只要刺中那么一点点,王雷就必死无疑。

    好快,真的好快!王雷奔跑起来后的速度比想象中还要快,绿毒蜂本身就是敏捷型战兽。可是跟雷豹的直线冲击速度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手握柳叶弯刀的王雷,如同流光闪电一般冲向了杜峰。

    怎么办,来不及了!绿萝姑娘急的都快要哭了,眼瞅着王雷奔着杜峰过去了,可这傻小子居然站在那里不动了,难道是真的真的吓傻了不成。她知道杜峰反应很快,可眼下这种情况就是再快也来不及躲了。即便是躲过了冲击,也躲不过那一把带着电弧的弯刀啊。

    “遁!”

    就在杜峰马上就要被电光闪闪的弯刀劈中的时候,他的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了。这次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管是绿萝姑娘还是王雷,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绝对不是身法,身法再快也不可能没有一道残影啊。

    啊!绿萝姑娘还以为杜峰会被劈成两半儿,吓得腿一软坐倒在地。她手扶着地面,全身不停地颤抖,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为什么,这个男人明明应该是自己的仇敌。还掀了遮羞荷叶肚兜,抽取了关键位置的绿毒液,可为何会为他流泪,心口一阵阵的刺痛。

    “砰!”

    好一声闷响,这一声似乎比前面那两声还大。彪悍的王雷已同样的姿势,翻滚着飞上了半空,然后脸朝下重重的栽倒了地上。他整张脸都烧的焦黑,早已经没有了呼吸,死的非常惨烈。

    他的脸之所以焦黑,是被自己的电弧反噬了。至于是怎么到了王雷身后给他一脚,恐怕就只剩杜峰知道了。

    “七王子殿下饶命啊,我们是受人指使的……”

    剩下的两个人看到队长惨死之状,吓得心理崩溃直接跪倒在地,眼泪哗哗的往下流。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两位堂堂的七尺男儿,在近卫队也曾受过严格的训练,可还是受不了这种刺激。

    他们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已队长的能力为何也会飞到半空中,然后脸朝下屁·股朝上死的那么惨。砍头也不过是碗口大的疤,死他们并不怕,可死的这么没尊严实在是太恐怖了。特别是两腿之间爆开的那个血洞,一堆白的红的东西冒出来太吓人了,难道这个七王子是魔鬼不成。

    “唉,可惜了!”

    杜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他不是为王雷可惜,而是为自己没能够吸收到雷豹战兽而惋惜。刚才能够在毫厘之间躲开奔雷刀的关键,就是青花蛋吸取了矮腿猪的土行之术。这个技能平时看来有点儿鸡肋,时机能够把握好的话还是很管用的。

    从王雷气势汹汹的提刀冲过来,到他翻滚着飞出去。别人从头到尾都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有杜峰一个人知道。所以他对于没能够吞噬雷豹战兽,表示无限的惋惜。若是再吸收掉一只雷豹,自己举手投足之间就会有电弧缠绕,奔跑速度肯定也可以上一个新的台阶。

    “不用多说了,我知道你们是王后的人。”

    杜峰摆了摆手,示意那两个近卫队员闭嘴。现在的人都太没有职业操守了,按照近卫队的规矩,这种时候不应该是为了保守秘密服毒自杀吗?怎么两个大男人跪在那里,哭爹喊娘的求饶命就是不肯死呢。

    “七王子殿下大慈大悲就绕小人一命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娃娃……”

    杜峰没说话,抬起脚来晃了晃吓得他们马上就闭嘴了。刚才就是这一只脚,把两位队友以及队长给踢上了天。他俩看着那只脚,就感觉到菊花一阵发紧,似乎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哪里还敢再多说话。

    “你们这样回去无法复命吧,不如就此跟着我。”

    杜峰制止了他俩唠叨,开始了正式训话。已王后的手段,他俩任务失败肯定必死无疑。当场死了还好说,若是就这样回去,连家人都要受到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