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你是谁

    “咦,他怎么还不动?”

    “是啊,会不会是被吓傻了?”

    众人发现杜峰站在那里没有移动,就跟睡着了似的。他只要不动,那把大剑就不会刺下来。可这样耗下去,也就无法破掉杀阵,早晚也是死路一条。

    身临其境的杜峰看到的是天雷滚滚,一把大剑悬在高空随时要发动攻击。可是别人从外面看,就是他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姿势是摆的挺帅,可站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哼哼,受死了吧。王贵才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的光,袖子中悄悄划出一支阵旗,准备给杜峰最后一击。既然他不动,那么就让大剑主动攻击。

    “呸!”

    杜峰轻轻仰头一口唾沫吐出,没错真的是唾沫大概只有豆子大小的一点点。这口唾沫如同飞镖一般,向着上方直射而去。

    啊,不会吧!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这位七王子轻轻仰起头摆了一个很酷的姿势,大家还以为他是要干啥,弄半天就是吐了一口唾沫。可就是这一口唾沫,正中大剑的剑尖。那口看上去锋利无比的大剑,竟然像是冰碴遇到了热水迅速地融化。

    “噗噗噗……”

    王贵才洒出的阵旗,开始一个个爆开。慌忙之中他想要再抛出阵旗来修补,却有个人比他更快出手了。

    “嗖!”

    一支杏黄色的阵旗后发先至,一下子插在了杜峰的身侧。现场能够使用杏黄色阵旗的人只有一位,那就是具有四星级阵法师身份的阵法师联盟副会长刘承德。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刘副会长只添加了一支阵旗,可整个阵局都发生了变化。半空中已经开始融化大剑突然散开,变成九十九把锋利的小剑。这些小剑顺着同一个方向旋转起来,像是活过来一般。

    托大了!看到那九十九把旋转的小剑,杜峰就知道是有高人出手了。其实破阵最好的方法,并不是找出阵眼强力破开而是已阵破阵。比如说你摆了一个火阵,我相应的摆一个水阵去破你的火阵,这样可以事半功倍少费力气。

    杜峰没有准备阵旗,入阵前也没有向任何人索要。此刻面对刘承德改过的阵法,必须得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阵旗阵旗,七王子没有带阵旗。”

    李颖第一个反映了过来,她记得团团转恨不能冲进去给杜峰送一扎阵旗。其实刘承德此刻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是看到新来的学员资质非凡,心血来潮给填了一把阵旗。

    来参加考核的学员都会提前自备阵旗,哪曾想到杜峰这小子竟然空着手就敢闯阵。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撤掉阵旗,放对方出来的时候,阵内突然发生了变化。

    杜峰把白色外套慢慢脱了下来,然后轻轻的铺在地上。他这是要干什么,破不了阵法也不用脱衣服吧,难道是想用**之法啊……女学员看到他脱衣服的动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又忍不住想往下接着看。

    “哈哈哈,他要是能破开刘会长的阵法,我自愿退出联盟。”

    王贵才指着杜峰哈哈大笑,在众人面前脱衣服,简直丢脸到姥姥家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更是把他笑的直不起腰来,杜峰竟然掏出一个白色晶石来。

    这……这是什么破阵之法,难道要用**加金钱贿赂之法破阵不成。

    刘副会长本来想要撤回阵旗,可看到杜峰不慌不忙的样子,又打消了这个年头。只见他拿出一块晶石,在外套上迅速画了一个符文。然后将外套冲着空中一抛,整个人已经来到了阵局外。

    太帅了,他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不知道杜峰到底是如何脱离那个杀阵的。特别是最后把白色外套抛起来的动作,简直是帅呆了。

    已符破阵,好手段!

    因为没有准备阵旗无法已阵破阵,所以他临时想到了已符破阵。可是没带符纸、符笔和朱砂这些东西,画符也是件很苦难的事情。

    杜峰用自己的白外套当符纸,用晶石当符笔,画了一个符文就从杀阵中脱困而出。换了是别人可能会咬破手指,用自己的鲜血画符。可是他很爱惜自己的身体,没必要咬破指头找虐,干脆拿出一颗晶石来当符笔。

    已符破阵跟已阵破阵是同样的道理,因为多支阵旗组合起来就等于是一个巨大的符文,而每一个符文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小阵法。

    “你……逃遁出来不算破阵,刘会长的阵……。”

    看到杜峰成功脱身,王贵才急的脸上麻子都扭曲了。

    “滚出去,记住那是你布的阵。”

    刘承德大袖一挥,直接把王贵才从联盟大门扔飞出去。本来就已经说好了,只要杜峰能够破阵他就自动退出阵法师联盟。

    “我爹说过,让你……”

    王贵才从地上爬上来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被刘承德隔空一掌拍飞,这次飞的有够远直接到另一条街去了。王贵才这样的资质,之所以能够进入阵法师联盟并且晋升到伪二星,离不开刘承德的栽培。为啥要栽培这么一个愚钝的家伙,自然是因为他爹王淳给的好处。如今既然要赶出去,自然不能留他在大门口胡说八道。

    七哥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杜玉儿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从旁边观察着镇定自如的杜峰,对这位堂哥越发的摸不透了。能够让刘副会长亲自出手考核,并且为了他将青阳宗弟子扫地出门,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啊。只要拿到了阵法师资格认真,恐怕以后就连王后也不敢轻易对他出手了吧。难道说他以前那些颓废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七王子?

    “你到底是谁?”

    众目睽睽之下,杜玉儿一时没控制住竟然问了一个如此尖锐的问题。这下子把大厅里所有的人都给问愣了,啥意思难道这不是融天国的七王子吗?作为四王爷的独生女,杜玉儿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堂哥了啊,难道是杜峰的身份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