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稍加指点

    奶奶个熊,也太狠了。看着干涸的池底,杜峰此刻心中犹如万马奔腾。本来还指望着用剩下的药力,把修为冲击到淬体五层。这下子好了,被青花蛋给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把这破蛋砸了,坑爹玩意儿要是一直这样吸收下去,自己以后基本不用修炼了,所有资源都得砸在它身上。别人的战兽虽然品阶低,可是很快就可以培养到成年阶段,配合主人发挥出强大的合体技。青花蛋吸干了药池,都还没有孵化出来。

    “轰……”

    杜峰郁闷的冲着药池边沿随意挥了一拳,结果轰隆一声巨响。不但药池被砸毁了,就连房间地面也整个塌陷,仿佛是被巨兽践踏过一般,现场惨不忍睹。到底是啥情况,他看着自己的拳头微微有些发愣。

    “贤侄!表弟!”

    糟糕,听到两个声音传来,杜峰赶紧把衣服披到身上。之前他为了泡药浴脱光光了,还没来得及穿。

    这是什么情况,二王爷进来看到满地的废墟塌陷的地面,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刚刚有人潜入王爷府,偷袭了杜峰?自己就在门外,若是有人偷袭的话不可能毫无知觉啊。

    “表弟你没事吧?”

    慕容曼莎走上前来,在杜峰身上摸来摸去仔细的检查伤势。发现没什么问题,这次轻舒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刚才练功一时没控制住而已。”

    杜峰赶紧把衣服扣子系好,心想再摸下去没事都要被摸出事了。他一边应酬一边观察体内的青花蛋,发现还是有所变化的。蛋壳上面的青色花纹,比以前变得粗了一些颜色也深了一点。这小小的变化,竟让让他在体质发生了巨大改变,一时间没收住力气差点把整个房子都给拆了。

    “贤侄,你的修为?”

    二王爷发现杜峰的气息发生了改变,感觉像是淬体四层中期可有稍微有点不像。

    “可惜了,若是药池没毁的话应该可以……”

    杜峰不想让别人知道药池全被吸干的事情,正好如今现场被毁看不出到底是吸收了几成。他一脸惋惜的样子,若是药池不被毁掉突破淬体五层还是大有希望的。

    身为丹皇之子,杜峰自然懂得如何隐匿自己的修为。不过他如今就算是不做隐藏,别人也搞不懂其真正的实力。表面看上去是淬体四层中期,实际上战斗力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此刻二王爷正在心里做着盘算,之前杜峰淬体三层的时候就能够击败淬体六层的慕容曼莎。如今他突破到了淬体四层,那岂不是说连淬体七层的人物也不怕了。当然事情也不能一概而论,毕竟慕容曼莎的战兽并不是战斗系。蓝孔雀的品阶虽然跟玉孔雀相同,实则要弱上一些。

    十三王子的修为正好是淬体七层,而且他的战兽是强大的疾电虎。若是无法过他这一关,杜峰进入青阳宗的希望就很渺茫。想到这里二王爷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不如等最后一个月的时候看看情况再确定是否在杜峰身上投资。

    “表姐你有事就先忙去吧。”

    由于慕容曼莎的房间地面被破坏,于是二王爷给她新安排了一个住所。屋子所正好就在杜峰新住所的旁边,所以她已串门为理由赖在这里不肯走。

    “我在功法上有些不明之处,还希望表弟能够指点一二。”

    这女人编理由也太不用心了,她是淬体六层修为,杜峰进门的时候才是第三层的修为。就算是刚才泡了药池,也只是增加到了淬体四层中期而已,还是没有慕容曼莎的修为高。

    一个修为高的人,找修为低的人给指导功法,这听起来根本就是个笑话。当然杜峰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转世重生之人,而且还是身份高贵的丹皇之子。

    “好啊,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武者为何要有战兽?”

    虽然是答应了指导功法,可杜峰却先问了一个全战神大陆武者都知道的问题。

    “人族先天体质羸弱,幸有先祖开启召唤战兽之法。从而能够击退各路妖魔鬼怪,伫立于战神大陆之上,并且发展的越来越大。战兽除了可以辅助主人战斗,更重要的可以与之合体……”

    虽然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傻,但慕容曼莎还是回答的很认真。并且一边说话一边贴近,口吹的暖风一阵阵的吹到耳朵上让人觉得有些痒。

    “既然如此,你身为蓝孔雀的主人,为何要练冰系功法?”

    杜峰正襟危坐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提出了这个很严肃的问题。

    “因为蓝孔雀是极北之物属性为冰,小女子习练此系功法正是为了发挥其长处。”

    慕容曼莎被问的一愣,但很快就做出了解释。只不过看到杜峰那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再贴的更近了。于是扭捏了一下,坐在旁边椅子上。

    “错!”

    “战兽乃混沌初开之时,随天地而生之物。先有天地,再有战兽,而后才有人类。你用人类的功法,来决定战兽的攻击方式,属于是本末到底。”

    杜峰猛的一下子站起来,双目炯炯有神,自带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他前世天资聪明而且十分勤奋,对于战兽的理解甚至高于父亲丹皇,可惜偏偏先天无法召唤战兽。如今讲到战兽的知识,不免认真了起来。

    男人一旦认真起来,更是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慕容曼莎低下头,脸色微红,被训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管是绿孔雀、蓝孔雀、还是玉孔雀,其本质都是孔雀战兽。为何明明是同一种类战兽,前两者后者弱呢?”

    杜峰这句话点到了慕容曼莎的痛楚,她的天资其实不差,蓝孔雀战兽的品阶也不算低。可偏偏战斗力方面,要比玉孔雀低。同样是适合女性武者的战兽,又是同样的品阶,偏偏要比别人低着一头,她确实不服但又无可奈何。

    “绿孔雀因属木擅治愈,因此其主人喜欢修行木属性功法。蓝孔雀因属冰,因此其主人愿意修行冰属性功法。而玉孔雀因无属性,其主人也就没有特别偏好哪门功法。”

    杜峰简单的话语,一下子就把慕容曼莎点醒了。人们都以为是绿孔雀、蓝孔雀天生就比玉孔雀弱,因此它们的主人才会比玉孔雀的主人弱。不曾想到其实问题不出在战兽身上,而是出在主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