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祭祀大典

    这根三百年份的血参,可是正宗的二阶药品。已杜峰如今的身价,根本就买不起。正打瞌睡就有人给送枕头,血参来的可真是时候。他如今身受重伤修为又低,正需要这样的好东西。若是能够利用起来。不但可以帮助恢复伤势,在修为上也会有一定的帮助。六王子本来想借此机会让杜峰散功,哪曾想到给人家送来的毒药会变成大补品。

    在一番调配之后,几种药材发生了神奇的反映。随着屡屡白烟升起,逐渐变成了半碗绿莹莹半透明的水。再将绿色药水兑水放在浴桶之中,最后放入那支三百年份的血参。

    “咕嘟咕嘟……”

    随着血参的放入,浴桶中的水开始沸腾。杜峰迅速地脱掉衣物跳入桶中,屏住呼吸连头部都埋了进去。随着药力的伸入,他的皮肤开始发红血管发胀,接着全身毛孔渗出一些黑乎乎黏糊糊的东西。这是身体的杂质,被排出体外的表现。怪不得以前的七王子体质差,体内杂质实在是太多了。

    等到不再有黑色杂质排出以后,他的体内突然产生一股热流,于四肢百骸之中窜来窜去,马上就要爆炸而出。猛烈一运动,大小经络中的气流轰隆隆的作响,声势猛烈,夺人心魂。不但骨骼和肌肉发生了变化,就连筋膜也随之增强。一阵阵剧痛传来,已杜峰如此强的意志力也疼的直冒冷汗。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杜峰不但伤势痊愈,身体素质更是增强了好几倍。此时的他哪里还有痨病鬼的样子,两颗星目闪闪发光,俊美的脸庞增添了几分英气。原本无法修行的身体,随着呼吸之间有大量的天地灵力涌入。

    “公子该起床了,今天的祭祀大典可不能耽误了。”

    清晨时分,丫鬟春婉在外面轻轻叩门。要是按照以往的习惯,这位七王子都是一觉睡到中午,起来之后就直奔百花楼。可今天无论如何得把七王子叫起来,因为错过了这次祭祀大典,他就没有再次激活武魂的机会了。

    “好的,我马上就来。”

    王府众人谁也想不到,杜峰练了一夜功。此刻他一边走路还一边思考,两只手掌随意的晃来晃去别人都不知道是干啥。其实他是在熟悉前世的一门武技叫做六绝掌,只要把这门武技练好了战斗力就可以更上一层楼。

    春婉边走边盯着杜峰看,总觉得七王子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以前的主人虽然长相俊美可是很颓废,此时的他英气逼人透露出一种强大的自信。不知不觉中看的春婉脸蛋有些发红了,可一想到那个可恶的六王子,她又有些恼怒。

    “峰儿!”

    随着那声关切中带着心碎的呼喊,一名身着宫装的女子出现在了杜峰眼前。从残存的记忆中可以判断,这名女子是七王子的生母刘妃。

    融天国王室有规定,男孩子在十岁以后就必须离开母亲。不能够召唤到本命战兽的话,就不允许母子相见,也只有在祭祀大典这种场合才有机会见一面。

    “娘!”

    杜峰上一世是个孤儿被义父收养又收为徒弟,根本就没有体会过什么叫母爱。此刻借助了七王子的身体重生,看着那名中年女子关切的眼神,心底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七弟起的挺早啊,受了伤应该好好休息。”

    此刻五王子和六王子结伴路过,打断了两母子的叙旧。按照计划,杜峰若是吃了那棵血参此刻就算不死也该半残了。眼下不但看不出重伤的样子,反而神采奕奕与平时有所不同。

    “多亏了六哥给的血参,我感觉好多了。”

    杜峰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来,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六王子。对于血参被下毒的事情,表现的一无所知。

    怎么搞的,六王子心生狐疑。难道那小子发现了问题没吃,可就算如此也不对啊。一夜就恢复伤势,必须得二品以上的疗伤药才行,难道这小子误打误撞吃了血参反而身体好了。

    此刻五王子更是阴晴不定,他瞄了身边的六弟一眼,对于七王子说的话也是半信半疑。其实那棵血参就是他安排六弟送过去的,可为啥不但没弄死这个废物反而让他生龙活虎的了。

    “站住!”

    打发走了那两名阴险的哥哥,杜峰挽着母亲的胳膊慢慢踱步而行,却突然被负责祭坛守护的侍卫给拦住了。

    “让开,你一个下人也敢拦路。”

    好不容易体会一下母子团聚的感觉,突然被人打断当然恼火。前世的杜峰身为丹皇之子,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被人捧着,岂会被一个小小的侍卫唬住。他的眼睛一瞪顿时就有两道寒光射出,简直就跟两把刀子插出去似的,吓得那位侍卫一时间愣住了。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侍卫的脸上,打的牙槽都松了半边腮肿的跟馒头似的。平时七王子非常软弱,在王府之中不受重视,就连抬软榻的护卫都敢欺辱他,以至于这名祭坛侍卫挨了一巴掌没反应过来。

    “你小子找死!”

    侍卫伸手就要去拔腰间的佩刀,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怒喝。

    “住手!”

    侍卫统领刘勇匆匆走了过来,甩手一个耳光扇在了这名祭坛侍卫的脸上,把他的另一边脸也给打肿了。刘勇跟刘妃来自于同一个附属国,就算七王子再不争气,他看在刘妃的面子上也得帮点忙。可是融天国王妃娘娘的口谕不能违反,因此只能让刘妃进入把杜峰留在了外围。

    “娘你进去吧,我在这里就行。”

    不想让母亲担心,也不想让刘勇太为难,所以杜峰并没有选择硬闯。既然里面有刘妃的位置,那也算给了母亲一定的面子。

    按照融天国王室以往的规矩,直系的王子是可以进内部祭祀的,那样离着神力更近招到好战兽的几率就更大。可杜峰从十二岁开始已经来过五次了,这次要是还不能得到战兽的认可就要被赶出王府了。

    人族没有妖族那么逆天的强壮体格,除了修行功法以外,最大的依仗就是本命战兽。若是能够得到战兽的认可,可以大幅度提升战斗力。战兽级别越高,战斗力提升越明显。若是运气好召唤出强大的战兽,比如融天国君主的八品插翅虎。即便是自身不修炼,只要等到战兽从进入成年期,照样可以拥有强大的战斗力。

    有人就算再努力也注定了平凡,而血脉天赋好的人,只要召唤出强大战兽,即便是躺着睡觉修为也蹭蹭的往上窜。这听起来似乎不公平,可是战神大陆从来都没有公平,谁的战斗力强谁就是真理。

    杀鸡宰羊各种祭品摆上,随着长长的号角声吹起,祭祀大典正式开始了。王妃娘娘头戴凤冠当中就坐,目中无人的样子表露无遗。她是从融天国平级国家云初国嫁过来的,娘家那边势力大自然是有恃无恐。

    刘妃坐在边角的一侧,焦急的向下打量,正好看到了外围的杜峰。身在外围的都是外族成员,就杜峰这么一个王室子嗣被排挤在外。

    “浩儿你先来!”

    王妃娘娘看了看台下,示意十三王子杜浩先上台接受祭祀神力。他比杜峰小三岁却已经是淬体七层修为了,之所以要等到十四岁才参加祭祀大典,纯粹是为了厚积薄发。

    “轰隆隆……”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十三王子站到祭台上以后,本来晴朗的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了大片的乌云。摆在上面的那些牲畜,莫名其妙的开始干瘪。接着原地出现一个金色光圈,杜浩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传说光圈是通往万兽园的通道,只有通过祭祀神力才能打开。里面什么战兽都有,至于能够把哪一只领出来就得看个人魅力了。

    “十三王子殿下果然了得,看祭台的反映恐怕会有高品战兽出现。”

    “我看不止,上次四王子祭祀都没这么大反映。”

    祭祀牲畜的血气被吸收的越狠,万兽园内产生出来的战兽数量就越多,相对的可以选择的种类也就越多,能够选到高品质战兽的几率自然也就越高。

    天生异象众人议论纷纷,王后娘娘看到这个现象也很满意。四王子杜祺和十三王子杜浩都是他的亲生儿子,当初老四得到七品战兽风雷豹的认可,比普通的花豹高出三品。一旦人·兽合体,速度和力量会大幅提升,攻击中还会有夹杂风雷之力。这次十三王子若是能够出现高品武魂,那么他们云初国的计划……

    想到这里王妃娘娘会心一笑,就在此时天空一道碗口粗的闪电劈了下来。

    “咔嚓!”

    这一声巨响可是把众人吓得不轻,尤其是王后娘娘更是担心的要命。不过她此刻的心情相当复杂,可以说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怕十三王子受伤,喜的是高品战兽没跑了。有闪电被金色光圈引下来,那么万兽园中很可能是诞生了雷电属性的战兽。

    “天佑融天国……”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其他人全都自觉地跟着一起喊了起来。人们的心情异常的激动,尤其是那位大总管更是老泪纵横,简直比十三王子的亲娘还要激动。

    雷电消失后,祭台上寂静无声,人们全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后娘娘等的有些焦急,汗水顺着脸颊滴了下来。她的双手忍不住的颤抖,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

    一个虚影蓦然出现,额前带着王字全身缠绕着电弧,身体两侧更是有一对白色的翅膀。很多人直接看傻眼了,为何老虎身上有电弧,而且还长着翅膀。难道跟君主一样是插翅虎战兽,可那些电弧是怎么回事。

    “好,九品疾电虎!”

    身穿黑袍的大总管一声喝彩喊醒了众人,原来是九品战兽,离满品的十品也只差一品而已,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像融天国这种地方,能有五品以上战兽就很不错了,出现九品战兽怎么能不激动。有这种等级的战兽,十三王子日后必定成为一方枭雄。假以时日成长起来,无需修行都能在境界上四王子,稍加练习大有希望超过君主杜展飞。

    疾电虎与风雷豹不同,本来虎就比豹高着一个品阶。风雷豹主要是带风属性,速度快行动起来带着雷音。雷音主要起到干扰作用,并不代表着能够操纵雷电。可疾电虎确是真正的雷电操纵者,十三王子一旦与自己的战兽合体,全身电弧缠绕防御力大增。就算不主动攻击,一般人也伤不到他。

    没想到这种小破地方竟然能有九品战兽,杜峰撇了撇嘴,看来自己太小看天下苍生了。不过根据这幅身体的记忆来看,王妃似乎不是本国人。兴许是别国血脉跟本国血脉混合产生了变化,毕竟融天国君主自身就有八品战兽。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十三王子根本就不是君主的亲生儿子,那样的话就有意思了……

    别人都在为十三王子殿下的超品武魂而震惊,杜峰却在一旁腹黑君主被带绿帽子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