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重获新生

    “夫君人家害怕!”

    上官芸全身上下只剩一件红肚兜,微微低着头双腮微红带着几分娇羞。今天是她和杜峰大喜的日子,此刻正是洞房花烛夜。

    “放心吧娘子,不会弄疼你的。”

    杜峰轻轻解开那件遮羞的红肚兜,两人终于赤诚相见。他的双眼充满了无限的温柔,探索着那最神秘的地带。身为丹皇之子,他不顾整个人界的反对要娶妖族女子,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天。

    房间内充满了暧昧的气氛,门外的守卫早就被杜峰打发走。这里是丹皇天都,没人敢来闹事。两位新人在经历了重重磨难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此刻全身心的放松,迎接那最神圣的一刻。

    “噗嗤!”

    像是什么东西被捅破的声音,非常的轻柔,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上官芸眉头轻皱,脸色由红转白接着双眼流下泪来。而杜峰则是双目圆睁,似乎非常的激动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张开嘴嗓子里胡噜了几下却没发出声音来。

    一把无影剑直接刺穿了杜峰的丹田,就是这个他最爱最信任的女人,在人生最关键的一刻背叛了他。洞房花烛夜,就在新郎要进入新娘身体的时刻,竟然被刺了。无影之剑无影无形,带在身上就算不穿衣服别人也看不出来,看来此时上官芸谋已久。

    “吼……”

    盛怒之下杜峰发出一声怒吼,想自爆内丹来个同归于尽。反正都是一死,干脆大家一起死,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到了阴曹地府他一定要好好问问上官芸,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收……”

    关键时刻杜峰最好的兄弟唐昆突然出现在床边,双手抖出捆龙索,直接锁住了他的全身。就算是有万般神力,也无法做出反抗。一代天骄丹皇之子,命丧新婚之夜。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

    杜峰蓦得醒来发出一声怒吼,猛然一拍软塌整个人窜了起来,接着就脸朝下狠狠的摔到了冷冰冰的地上。他发现自己可以发出声音了,但却不在之前的屋里。周围的一切也都变了,是完全陌生的场景。

    好疼啊,自己竟然没死。随着大量信息涌入脑袋,杜峰瞬间就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被上官芸杀死,然后灵魂在融天国七王子的身上重生了。既然他重生了,说明真正的七王子已经死了。虽然此刻脸朝下屁`股朝上,非常狼狈的摔在了地上,他却忍不住内心狂喜,因为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新婚之夜有别的男人出现在本来只该两个人的房间,而且能够在最后时刻从背后偷袭,难道说他们两个……既然有机会转世重生,那么上官芸、唐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真是天不灭我,满腹狐疑的杜峰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自己是被两名护卫用软榻抬着,正在大街上走着。刚才这么一窜,正好从软榻上摔了下来。可是摔一下也不至于如此疼啊,浑身跟要裂开似的。

    他赶紧抓住软榻,重新爬了上去躺着,催促护卫快点儿走。因为之前的七王子,是在百花楼喝花酒的时候遭人暗算受了重伤,所以身体才会如此疼痛。

    两名磨磨蹭蹭跟蜗牛似的半天挪不动,而此刻正有三个蒙面劲装男子紧追而来。

    糟糕!杜峰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两名护卫肯定是被人家收买了。他干脆从软踏上跳下来,强忍着疼痛迈开大步往前跑。如果换了以前的那个纨绔子七王子,光疼也把他疼死了,可是现在的杜峰有着千年的修炼经验,更有着无比坚韧的意志力。虽然疼的脑门冒汗,两腿直哆嗦,但是速度丝毫不减。

    三个蒙面劲装男子紧追而来,全力施展身法在黑夜之中快的看不见人影,只能看到三把钢刀闪出的光拉成一条直线。他们奉了主人的命令来斩草除根,若是杀不死七王子回去没法交差。

    杜峰感觉到后面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干脆一咬舌尖,在强烈的刺激之下,脚下又加快了速度。终于到王府门口了,他眼前一黑眼看就要栽倒,危机时刻身体爆发出潜能猛的往前一窜,正好摔进了王府大门里面。王府重地有高手坐镇,只要过了那道门相信三名黑衣人也不敢硬闯。

    “水水……”

    醒来后的杜峰觉得口干舌燥,这具身体比自己作为丹皇之子时候的身体弱了何止千万倍。还好晕倒在王府大门内,如果没能进来绝对死翘翘了。看看自己身上新换的衣服和盖着的被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丫鬟春婉做的。

    “有些烫,少爷您慢点喝。”

    春婉吹了吹小勺里的米汤,在自己的樱桃小嘴边试了试温度,这才敢喂给少爷喝。

    杜峰趁机打量了一下春婉,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肌肤白嫩细致,两眼宛如秋水一般透着灵气。虽然穿的俭朴了一些,可是这模样和气质一点不像是伺候人的丫鬟,倒像是富贵人家未出阁的大小姐。有如此贴心的丫鬟,竟然还整天往百花楼跑,也不知道以前的七王子是怎么想的。

    在连续喝了三碗温热的米汤之后,小腹之中总算升起一股暖流。明天就是家族祭祀开启血脉武魂的日子,那些人偏偏在今天下手,显然是不想给七王子留机会。没想到自己刚刚重生就遇到情况,得好好谋划一番才行。

    刚刚恢复了一点儿体力,杜峰就拖着重伤的身体赶紧坐了起来。借助前世记忆中的功法,开始为自己疗伤。全身经脉都被震碎了,只剩丹田和心脉没有全破。看来行凶之人不想他直接死在百花楼,而是让他死在路上或者在家自己暴毙。这身伤势可是够重的,还好的是作为丹皇之子,接触过几本人族不错的功法,撑过这个阶段还是没问题的。

    人族的功法还真是繁多,跟妖族的只修本身磨练强大肉体不同。人阶功法、黄阶功法、凡阶功法、玄阶功法、地阶功法、天阶功法再往上是王阶功法,人类身体羸弱就是靠着各种功法来提升战斗力。杜峰正在运功疗伤的过程中,听到外面传来了吵嚷声。

    “公子已经睡了,请六王子明天再来吧。”

    “七弟,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六王子根本不顾丫鬟春婉的阻拦,直接推门闯了进来,趁着推搡之际还在她腰间捏了一把。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露出来的正是一棵三百年份的血参。

    “多谢六哥,小弟重伤在身不方便起床。”

    杜峰收敛气息,修为若即若离跟快要废了似的,脸色苍白虚汗直冒一看就是重伤未愈的样子。他勉强撑起半个身子,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一不小就能够从床上掉下来,直接给摔死。

    “没事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明天的王室大典可别忘了去。”

    六王子做出一副很亲密的样子,拍了拍杜峰的肩膀。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把握好力气,拍的他一个趔趄差点儿从床上栽下来。不过这人反映倒是挺快,又赶紧把杜峰给扶住了。

    “那我就不打扰了,七弟记得把药吃了。”

    六王子了解了杜峰的病情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等那个痨病鬼明天激活武魂失败就要被赶出王府了,到时候春婉还不是任由自己揉捏。六王子闻了闻刚才揩油的那只手,上面还残留着少女的体香。想到春婉哪又大又软的玩意儿,还有那副羞臊害怕又不敢反抗的样子,他刚走出去不远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杜峰等着他离开之后,拿着那根血参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三百年的血参对于武者来说可是好东西,平时已七王子的身价可买不起。不过这种时候来送血参,绝对是没按什么好心。

    看来这位六王子居心叵测,搞笑的是以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七王子竟然还把他当好人,一口一个六哥叫的亲。从王府护卫的反应来看,这次刺杀的事情跟六王子定然脱不了干系。

    呵呵,一棵好血参竟然还加了料。身为丹皇之子,什么样的毒药没见过,小小的化功散又算什么。这位六王子可真是够狠的,所以还给血参浸了慢性毒药。这种毒药不会毒死人,但是会让人调动不了武者元力。

    明天就是王室家族祭祀激活血脉武魂的关键时刻,受伤身体虚弱本身就容易激活失败。若是再中了化功散的毒,到时候一点儿武者元力都调动不了,必然会激活失败直接被逐出王室。

    杜峰并没有服用血参而是吩咐春婉去取了几样草药,一阶低品药草价格低廉,都是些平时给佣人治疗感冒发烧之类的普通玩意儿,几两银子一份就连丫鬟都买的起。一阶中品药草则需要几十两银子一份,高品的就要几百甚至上千两银子了。

    还好的是杜峰前世精心钻研药理,可以用最便宜的药材,发挥出最大的功效。打发走了春婉之后,他关好门窗确定四周无人,开始配制解药。药草的比例非常关键,只要错那么一点点就有可能从解药变成毒药,血参也会随之报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