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4章:必须要嗑药(修)

    罗东将镇妖棍往地上一插,不耐烦的说道:“放马过来吧!我很忙的,打完回家早些吃饭!”

    “废物,休得猖狂!”罗峰厉吼一声,庞大的身躯,提斧抬盾,犹如推土机般向罗东碾过来。

    罗峰虽然看似暴怒,实则心里此刻却是如明镜般透亮。

    “这个废物老十,不仅逃过钱宁的伏杀,还带回了一条百年蛟蛇,身上定是藏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若是今日不能将其一举击杀,日后再想除他可就不容易了!”

    心念一闪之间,罗峰已经做出决断。

    手中门板那么大的斧头挥舞的密不透风。

    “居然是开山三十六斧中最后一式大开杀戒!”

    “这开山三十六斧在咱们牛魔中虽然人人可学,但是能完整修炼到最后一式没有个百八十年的功夫可不行!没想到九王子这么年轻,就领悟了这招大开杀戒!正统王族血脉就是不一样!”

    “嘿嘿,九王子生来勇猛,哪像罗东那般废物,整天只知道读书写字?依我看,这次那个废物罗东要完蛋了!”

    果然如大家说的那样,三息不到的功夫,罗峰就冲到罗东的身前,高高举起斧头当头劈下。

    “呼……”

    看那门板大小的斧头在半空中呼啸而过的破空声!

    众牛魔毫不怀疑,这一斧头劈下去,即便是块金刚石,也会被劈的粉碎。

    更何况是罗东那个小身板儿?

    可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罗东忽然嘴角一翘。

    露出一脸似笑非笑的的神情。

    “我没看错吧?那废物居然笑了?”

    “难道是被九王子的战斧给吓傻了?”

    “就这尿性,居然还敢应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光是周围的牛魔,就连此刻一斧头劈下的罗峰,也注意到了罗东的异样。

    只可惜,他这边眼神中刚一闪过一丝疑惑,还不等他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下一秒,就看到手持镇妖棍的罗东原地虚影一闪。

    “怎么回事?”

    就在罗东虚影一闪的同时,罗峰手中门板大的战斧也已经劈落下来。

    “晃荡”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罗峰面前的地面,呼拉拉撕裂开一条二三十丈劈痕。

    再看罗东,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罗峰身后。

    “老九,这种寻常的招式,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有什么厉害的本事,早些拿出来吧!”

    听到身后忽然炸响的讥笑声,罗峰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猛地扭头朝身后看去。

    那一双牛眼瞪的滚圆,好像看见鬼一样。

    不光是罗峰,此刻在场的人都是一样。

    一个个目瞪口呆。

    “刚才我看见了什么?”

    “好…好像是那个废物躲开了九王子的战斧!”

    “什么?这怎么可能?一个废物居然躲过了九王子的战斧?”

    好半天,回过神来的众牛魔,纷纷惊叫起来。

    就连满心担忧的铁扇仙,还有原本不看好罗东的罗明,都眼中异色一闪而过。

    显然想不到罗东居然如此轻松的躲过了罗峰的攻击。

    “这个坏家伙,如此实力竟敢瞒我,真是该死!”异色闪过,铁扇仙原地跺脚,显然是怪罗东刚才害他一阵担心。

    至于罗明,眼神闪烁几许后,再次恢复正常。

    可是看向罗东的目光中,渐渐开始发生了一丝变化。

    感受到周围不断变化的目光,以及指指点点的话音,渐渐从震惊中脱离出来的罗峰,一双牛眼简直都快喷出火来。

    尤其是当他看到铁扇仙和父亲罗明目光中那丝微妙的变化时,整个人内心更是一阵妒火中烧!

    “混蛋,拿命来!”

    手中战斧再次一阵挥舞。

    可是,每每战斧落下,罗东总是能不紧不慢的闪避开来。

    十几个来回之后,看着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的罗东,本就怒不可赦的罗峰,彻底爆发了。

    “牛魔冲撞!”咬牙切齿之间,罗峰整个人猛地高高跃起,跟着速度成倍递增,犹如一颗当空落下的天外陨石朝着下方的罗峰撞去。

    可是对此,罗东丝毫不惧。

    非但不惧,更是脚尖一点,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上方急速落下的罗峰冲去。

    “牛魔冲撞!”

    看到这里,远处观战的罗明,面色终于变了。

    “他竟自学领悟了牛魔冲撞?”

    牛魔冲撞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战技,但是想当初罗明亲自教授罗峰的时候,也花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

    可是罗东这儿,得到修炼心法才多久?

    “不过,就算他学会了牛魔冲撞,依旧太过鲁莽了!”惊讶过后,罗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虽然罗东学会了牛魔冲撞,但是他才修炼了多久?哪里会是罗峰的对手?

    再者二人一个借助俯冲的优势,另一个则是消耗自身力量向上冲击,外加体积上的巨大差异,

    优劣自然不必多说。

    不光是罗明,但凡是有点修为的牛魔,此刻眼睛都是雪亮一片。

    无论体积还是地利,罗东都落后罗峰,即便之前的表现再怎么惊诧众人,如此劣势之下,又有几人看好罗东?

    可是对此,罗东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也许是八颗灵丹的效果太强,在别人眼中,罗峰的速度很快,然而在罗东看来,他每一个动作,都被罗东捕捉的清清楚楚。

    “轰隆……”

    一声巨响,罗东那“娇小”的身躯就跟罗峰撞在一起。

    看到这里,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四个大字“蚍蜉撼树”。

    可谁知,下一秒,他们眼中的大树罗峰,居然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被罗东这只“蚍蜉”给撞的倒飞了出去。

    “噗……”

    倒飞之间,罗峰一口逆血喷涌而出。

    至于罗东,身影半空一闪,再次落回原地。

    除了衣衫在刚才的撞击下有些破损之外,浑身上下,居然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到。

    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罗峰的身上。

    只见罗峰半空吐出一口逆血的同时,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迅速朝着半空落下。

    跟着“噗通……”一声,巨大的牛躯摔在地上,激起阵阵尘土飞扬。

    好半天,才散着发髻,一脸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整天只知道读书的废物怎么变得这么利害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罗峰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满眼惊疑不定的盯着罗东,很想看透他。

    除了个子矮一点,好像没有其他的变化啊。

    可是这一切看在场外的丁二眼中,却是说不出的激动和狂喜。

    好像上场比试重创罗峰的人是他一样。

    无怪乎他这么高兴,他是老十的跟班,最近十天的功夫,整个王府,就没有人待见他们,出门在外,听到的都是主人的各种坏消息。

    “王族的耻辱!”

    “侏儒中的废物!”

    “牛魔中的书呆子!”

    “白角牛魔妄想修炼!”

    ……

    一切的一切,丁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现在少主人一招差点打中九王子,如何不让他欢欣鼓舞。

    不仅是丁二,围观的牛魔中纷纷都在议论:

    “不是说大王的小儿子是白角牛魔吗?前些日子在苦修功法,难道他真的修炼有成?”

    “修炼有成吗?难道九王子今天要倒霉了?”

    “刚才的狩猎,九王子就输了,要是这次比斗九王子还输,那玩笑就开大了。”

    “嘿嘿,九王子可是最有希望开府建牙的王子,至于罗东,听说才锻体十天!”

    ……

    站在牛魔之王旁边的铁扇仙,冷着一张脸,刚才一击,让她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只是碍于公主的身份,她一直双手负在身后,紧张的揉搓着,手心里面满是冷汗。

    罗峰素来好面子,听到场下众人的议论,脸上神色连变:

    “今日这一战,我一定要废了他!绝不会让这个混蛋踩着我成名!我要是输给他,日后整个王都,我罗峰怎么抬得起头?”

    罗峰深吸一口气,双眸微微眯起,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上升,而后整个身体,弥漫出一股血色的光芒,将他全身笼罩:

    “狂血鏖战!”

    牛魔血肉变最厉害的招式,通过调动气血,增强气势,让战力得到了翻倍增长,但是这种增长的时间很短,只有十个呼吸就会散开。

    “轰!”大斧落下,一个眨眼不到的功夫,罗峰的巨斧,已经斩向罗东三十多次。

    斧光中,罗东以更加灵敏的身形避让,只要有一个失误,他定会被劈成两半。

    “好快!好快!”站在远处的丁二,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斧头,以他的眼睛,居然看不清楚斧头到底是怎么挥出的:“十爷,你一定不能输啊!”

    罗东虽然避让极快,但还是被余光波及,炫纹白甲上带出一条条火花。罗东猛地一踩地面,眼疾手快,一棍子抽在罗峰的臂弯处,暗劲一涌,又是一棍捅在罗峰的心口。

    “哐当!”大斧脱手而出,掉落在地,一丈多高的罗峰脸色剧变,整个人倒飞三丈之远,重重的砸在地上。

    风吹过,全场陷入一阵沉默,紧接着围观的普通牛魔士兵们,发起疯来嘶吼着。

    “赢了!赢了!看到了吗?两招!十王子是强者!”

    “这个家伙,是故意吓我的吗?你这个蠢牛,原来一直在骗我!我不会原谅你的。”铁扇仙漂亮的眸子中,有泪光在闪动,她太高兴了。

    白角牛魔能够锻体成功,她很清楚罗东一定付出了无法想像的努力!

    否则,他怎么会个子矮了一大截,甚至连牛毛都没了!

    如果罗东在此,一定会哭笑不得,他这些副作用,还真不是锻炼的缘故,而是嗑药的缘故啊!

    跟班丁二只顾着在那嗷嗷叫,又蹦又跳,好像是他打败了罗峰。

    罗东提着镇妖棍,逼近罗峰,问道:“这就是你最厉害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罗峰眼前一阵发黑,手臂传来的剧痛,还有胸口的重击,让他气血攻心,此刻竟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所有的傲慢,还有鄙夷,这一刻,全部化作了惊惧,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是张口吐血。

    罗东慢慢蹲下身子,凑到罗峰耳畔,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罗峰!你做的那些丑事,不要以为能够瞒住我!钱宁我已经杀了!如果你再敢阻拦我,就不要怪我不念手足情谊!最后告诉你,我现在已是血肉变第八层的境界!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罗峰的瞳仁一瞬间缩紧,他大口的喘着粗气,打死都没有想到,只是十天的时间,他眼中的傻弟弟,成了一个血肉变八层的锻体牛魔!

    “你骗我!”罗峰嘶吼着,却是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牛魔众将们,互相对视,他们充满了太多的疑惑,还有愕然。

    到了最后,他们将目光投向大王罗明。

    罗明站起身,笑着道:“哈哈哈哈!好,真是太好了!我的小儿子,给了他父王一个天大的惊喜!谁还敢说他是废物?谁还敢说他是侏儒?他是我们牛魔中新强者!”

    此话一出,等于认可了罗东的实力。

    群牛纷纷道喜,秋山围猎也告一段落。

    重伤的罗峰被人接送回去治疗,至于罗东回到王府中,便与罗明谈了半个时辰,自然是关于锻体的事情。

    罗东以血脉的理由搪塞后,最后罗明不在探究,勉励几句后,问他要什么奖励。

    想到后期炼丹所需,罗东狮子大开口,恨不得将整个王府值钱的药草,全部要了个七七八八,好在王府不怎么用药草,罗明索性都给了他。

    半个月后,铁扇仙收了罗东两首诗后,离开了青炎部落。

    两人相约,等罗东开府建牙,分封领地的时候,她还会回来。

    锻体有为的罗东,很快将儿女之事放在一旁,专心致志的进行锻体。

    或许是药力耗尽的缘故,他的修为一点儿都没有突破。

    “唉!这幅体质,只有嗑药才行了!”罗东带着丁二,骑着风狼,向城外的一处禁地而去。

    丹炉!

    必须找到丹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