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4章:铁扇仙

    牛魔父子,大眼瞪小眼,完全不信铁扇仙说的“传世好诗”,会写在这么一张破纸上。

    见青炎郡王不信,铁扇仙解释道:“王爷,您是战场搏杀的猛将,厉害无双。不过,您儿子这首好诗,不仅能传千古,更是价值万金!”

    “喔?在人族里,写诗的人,这么有钱?”罗明打了一个响鼻,大大的不信。

    罗峰正往铁扇仙这边靠,很想再看看上面写的诗词,这个破诗,难道有什么奥秘不成?居然这么值钱?

    罗峰被铁扇仙一把推开,颇为嫌弃的样子。铁扇仙又道:“这首诗,构词清新,又有不同,好像是一种新的诗词方式,寥寥几字,却是直入人心,令人身临其境,难以忘怀!

    王爷,尤其是这句: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简直闻所未闻,令我拍案叫绝啊!好诗好词,此乃大才!恭喜王爷,在牛魔中培育出此等文杰,实在是牛魔大兴啊。”

    罗明一双牛眼瞧不出神态变化,什么好诗?到了老子这里,就送你三个字:

    听不懂!

    倒是下面的罗峰肠子都悔青了。

    方才若是稍待片刻,只等铁扇仙夸赞,他就可以说此诗乃自己所作。

    铁扇仙如此喜欢诗词,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

    再细细一想,罗峰心中大怒:

    老幺怕是早知铁扇仙好诗词,故意以诗诱之。

    读书人,果然心思狡诈。

    “王爷,罗东带到!”钱宁小心翼翼的禀报道,神色颇为惶恐。

    青炎郡王的威压,还是太强了。

    他那点小心思,当真不敢造次。

    罗东站在钱宁的身后,大厅中的景致,早已扫过。

    远处的少女,背对着身子,可是身材婀娜,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铁扇公主了。

    再看老九罗峰,一双眼睛有些发红,死死的瞪着自己,恨不得生吃了他。

    “这牛犊子,我没招惹你,翻个鬼毛的牛眼!”

    “拜见父王,不知唤儿子有什么要事!”罗东低着头,语气不卑不亢。

    罗明站起身,巨大的身子晃了晃:“老九说你写了一首诗!叫残什么阳!可有此事?”

    “诗是我抄来的,不是我所作。”罗东抬起头,平视前方,却不看上方的大牛头。

    罗峰一听此话,狂喜莫名,马上跳出来喊道:“铁扇妹妹,我就说吧!罗东写的诗,顶多是打油诗,他可写不出什么传世好诗!”

    铁扇公主转过身,显出一张如花容颜,看向罗东。

    罗东的母亲便是罗刹女,或许是混血的缘故,与老头子的牛脑袋不同,他的形态体征,更有些和人族类似。

    罗东脸蛋光华,与人族面庞无益,颇有些俊俏。脑袋的两角,和身上浓密的毛发,倒是与牛魔的种族特征格外吻合。

    正因为长得斯文,在粗犷的牛魔眼中,罗东便是异类中的异类了。

    铁扇仙子何等聪慧,猜到眼前的少年,十之八九便是当年圣女的后裔血脉了。

    “你说是抄来的诗作?我观此诗的风格,与传统诗歌大不相同,若是寻乐师谱曲,这首诗词,定会传唱天下。不知道诗作的原主人,可否告知小女一二!”铁扇仙眉目流转,别有一番韵味。

    罗峰这牛犊子,再次被铁扇仙勾了魂去,呆呆望着,牛眼眨都不眨。

    罗东瞥了一眼铁扇仙子,忍不住好奇起来。

    翠云山的铁扇公主,那头牛魔王怕也不远了吧。

    我自身难保,还是不要没事找事了。俗话说,好奇害死猫,我可没有九条命。

    “前些年,一个云游四方的僧人唱给我听的,我记性好,便背下来了。既然公主喜欢,那就送与公主了。”罗东很是大方的说道,心里想着到了异世,却做了文抄公,真是惭愧、惭愧啊。

    不过,在这西游世界装牛逼,怕也就老子第一个吧。

    铁扇仙子捧着诗句,心中哪里肯信,暗想这罗东定是故意为之。

    天底下云游的僧人那么多,若是到处传唱这首诗词,早就天下皆知,还等到今天?

    好个狡猾的小子。

    真以为随便能哄骗我?

    “不知道罗公子的知音,又在何方呢?”铁扇仙子不肯罢休,步步紧逼。

    罗东已经感受到罗峰窜出三丈高的杀气,若是可以,他这位便宜哥哥,定会将他揉的稀巴烂,怎么罗刹公主不会察言观色呢?

    你这是害我也!

    “公主说笑了,我年纪尚清,还在读书,可没什么知音。”罗东下意识后退一步,免得被罗峰的晦气侵染。

    铁扇公主气恼的撅起嘴巴,恼他藏着掖着,转身对青炎郡王道:“王爷,罗东公子赠我好诗,小女子还请王爷能否奖励他一二?”

    “哈哈哈哈!能够博得铁扇仙的喜爱,区区奖励,那再是容易不过了。”青炎部落的疆土是武力拓展不假,青炎郡王可不是傻子,铁扇仙乃罗刹国最得宠的公主,让此女欠上青炎牛魔的人情,那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罗明从台阶上慢慢走下,一边走,一边问:“罗东,你是我最小的儿子,咱们青炎部落,赏罚分明,你写诗有功,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罗东心中一喜,脑海中想到那阴暗的小房子,钱宁的粗鲁放肆,还有他一年多的隐忍。

    一切的一切,他都已经受够了。

    “我要修炼,修咱们青炎最强的功法!”罗东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罗峰捏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而大笑道:“老幺,你当真是读书读傻了!就你这白卡卡的牛角,咱们家的功法,你学得会吗?”

    “学得会也好,学不会也好!跟你有关系吗?”钱宁欺辱在前,胆大包天,若没有罗峰的授意,这种狗奴才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

    罗峰冷笑道:“读书人果真牙尖嘴利,行!既然你想学,只要父王肯传你功法,九哥定向你讨教几招。”

    “兄弟相争,还是当着铁扇仙的面上,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父王!”罗明厉声斥道,右脚一震,登时整个大殿都在轻轻晃动。

    这一脚,可是大有来历,名为“牛魔践踏”,若是法力雄浑,一脚下去,可震死周围数丈乃至数十丈的敌人。

    “父王息怒!”罗东二人急忙低头,抱拳施礼。

    在这个当口,还是不要触霉头为好。

    罗明走到大厅中,与罗东交错而过。

    “你也是我青炎血脉,这牛魔锻体功,迟早也要传授给你的!不过,为父丑话说在前面,你若练功不成,爆体而亡,可不要怪为父没有提醒你!”

    “若是儿子练成呢?”罗东昂起头,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