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3章:好诗,好诗啊!

    郡王府,会客厅。

    青炎郡王罗明高坐主位,身着软甲,头戴王冠,目光锐利。

    罗明今年已有两百余岁,在牛魔中,正是壮年,他的牛角漆黑如墨,弯曲的弧度,似要冲破天际。

    全身附着着厚密的毛发,就连脸庞都是,当真是一颗好大的牛头。

    这位青炎郡王战功赫赫,实力深不可测,多年修炼,百年来东征西伐,打下大大的草原领土,在天圣国内居功至伟,天圣国的皇帝陛下,分外器重。

    青炎部落这些年越发兴盛,离不开酋长罗明。

    积威之下,威势惊人,高坐主位,犹如神魔。

    下方右侧位子上,正坐着罗刹国的铁扇仙。

    这名铁扇仙,穿着鹅黄长裙,年岁十八岁样子,一张瓜子脸,甚是美貌。

    只是这女子,面若冰霜,樱桃小口,丹凤眼,带着三分英气。

    “王爷,数日叨扰,小女今日来此,正是向您辞行的!”铁扇仙声音格外好听,犹如叮咚泉水落地,清脆悦耳。

    罗明轻拍扶手,笑着劝道:“我家九子马上就到,前些日子寻铁扇数次。你游玩在外,吃了不少闭门羹呢。”

    铁扇仙眉毛微蹙,隐有不悦,她身后侍奉的老嬷嬷却干咳了一声,铁扇仙终究回道:“既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罗刹国,女子都是美人,男人缺丑陋无比,可谓美女配野兽的组合。

    到了铁扇仙这里,在罗刹国中也是万里挑一的绝世美人。

    这些年皇室一直希望她与青炎郡王府,达成姻亲。

    看似让她来青炎部落游历,个中目的,岂会不明。

    只是女子,合该当作大国交易吗?

    铁扇仙万分不屑,牛魔一族,都是蜕化不全的妖族,野蛮粗鲁,不知经营,只会杀戮攻伐!

    可罗东,诸国都视作英雄,牛魔中的至强者。

    铁扇仙心中格外不喜,罗刹国上一代圣女嫁给他,这个老东西不知怜惜,为了战功,宁愿舍了圣女性命,也要攻城灭国!

    虽说战后屠城为圣女报仇,但是这种心狠手辣的男人,铁扇仙生不出半点好感,连带着整个青炎牛魔,更是厌恶不已。

    好在,她将这份情绪藏的很深,旁人可看不出来。

    咚!咚!

    两声巨响传来,却是从门外跑进来一个丈高牛魔少年。

    少年正是九子罗峰,远远见到铁扇仙,仅是一眼,牛眼差点暴出来,进门的时候,愣是没有注意脚下。

    当即一脚踢破了门槛,一双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铁扇仙,颇为无礼。

    铁扇仙却不看他,侧着脸,轻哼一声,以示不满。

    然而这一声哼落在罗峰耳里,如闻仙音一般,全身气血喷张,恨不得扑上去,好好蹂/躏一番。

    来之前,都说罗刹国的铁扇仙貌美如仙,乃是天下少有的绝色。

    今日一见,罗峰已是控制不住,心中只想将她娶回家中,狠狠的睡上十天半个月!

    罗明不动声色说道:“铁扇啊,本王共有十子,百年征战,前六子都是命薄,俱都战死沙场。唯有老七、老八、老九三子,成长至今,甚是像我。现今老七镇守北面,老八镇守南海大港,唯有老九在我身边,再过一年就有十八,可以开府建牙了!”

    罗峰这才反应过来,献宝似的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纸,用粗糙的嗓音道:“铁扇妹妹,听闻妹妹喜好诗词,我这有一首新得的诗,你看看如何……”

    铁扇仙乃是罗刹国公主,与青炎部落崇武不同,罗刹国更是喜好人族诗书,有名的诗人,颇受罗刹国上下礼遇。

    是以,很多人族在罗刹国混的颇佳,不少都是贵族中的座上宾。

    罗峰将黄纸递过去,心中却在嘀咕。

    若是老幺写的诗好,他便霸占过来,说是他写的。

    要是写的狗屁不是,就把这屎盆子扣在罗东头上,反正他是牛魔中的读书人,还可以狠狠折辱一二。

    孽种下贱之辈,还敢寻思铁扇仙的主意。

    这等庶子,定要早送战场,让他死于乱斧之中。

    一刹那的功夫,罗峰的心思已转了几圈。

    铁扇公主心不在焉的收过纸张,还没看,心底差点笑出来。

    “我这有一首新得的诗”

    就你们牛魔一族,怎会有半个文人!

    若是有,我这铁扇仙倒要见识一二。

    “断残阳,小桥流水听昏鸦,归来独自绕阶行。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铁扇公主打开纸张,一行黑字,笔法自然,力透纸背,铁扇一双美目越睁越大,脸上竟是露出焦急之色,猛地站起身,而后慌忙四顾。

    谁都没想到,铁扇公主看了这首诗,仪态大失,张皇无措,却是惊到了郡王和罗峰。

    “铁扇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这首诗有问题?”罗峰吓了一跳,见铁扇公主美目神光流转,连连摇头。

    “峰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一首诗,就让铁扇仙慌乱至此?说!你这首诗从哪里得来的?难不成有什么污秽?”罗明惊怒交加,若是一国公主在他的王府出了事情,传出去,那他这辈子的名望,可就毁了。

    罗峰冷汗连连,本想投其所好,怎么搞出这个结果!

    等等,难道是那该死的罗东?

    阴暗之地的小人!

    对!

    一定是他!

    “父王,这首诗乃老幺罗东所作!一定是他暗中使的诡计,那开头是残什么阳……乱七八糟的,完全不知所谓……待我将他抓来,好好审问一番!”铁扇仙一副疯癫样子,他可不想因此事获罪,马上将罗东这替罪羊供出来。

    “罗东?!”罗明眼眸微张,寒声说道:“把这逆子带来!”

    罗峰吩咐钱宁去带人,罗明突然说道:“人带来,不可有半分差池,若有皮毛之伤,我必灭你九族!”

    钱宁本想趁此机会,好生折辱罗峰,不想郡王冒出这一句,恍若看破他心中所想,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连连称是。

    那一边,铁扇仙恍若未闻,只是捧着黄纸,反反复复的吟诵,时而蹙眉,时而欢喜,时而悲伤,物我两忘,绕着会客厅来回走。

    这一过,却是一盏茶的功夫,铁扇仙猛地抬起头,焦急之色,无法遏制。

    “王爷,我只有一求,请问这首诗是何人所作?”铁扇仙盯着黄纸上的诗句,却是神色变幻,不明所以。

    罗明头疼万分,他这部落是靠斧头剁出来的疆域,什么诗文笔墨,在他眼里都是狗屁!

    他可是大字不识一个的牛魔,诗人能挡得住他一斧吗?

    文人能镇守江山城池吗?

    真是不可理解。

    “铁扇啊,我知这首诗大有问题!是我那不成器的庶子所作,我正派人抓来,好好审问一番,给你赔罪!”到了这个地步,罗明只有这般做了。

    铁扇仙却是连连摇头,罗明以为铁扇不欲甘休,心中更是气恼。

    他这庶子,当年为罗刹女之死,恨极了自己。

    不想数年过去了,这逆子,还给他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不想还好,一念至此,罗明火冒三丈,厉声道:“铁扇,待我那逆子到了,要杀要剐,任你处置!”

    铁扇仙捧着黄纸,向前走了三步,一脸的恭敬之色,向罗明连拜三下,其神态真诚而不怠慢,跟之前大有不同。

    罗明奇怪的问道:“铁扇,为何对我行此大礼?”

    铁扇公主恭敬的说道:“王爷生了一位了不得的好儿子,我素以为牛魔只会舞刀弄枪,不想竟有牛魔写出这等传世之作!这首诗,放在人族,怕要举案点香,沐浴更衣,供奉起来!王爷啊,您瞒的铁扇好苦啊!”

    “……”罗明瞪着牛眼,转而看向罗峰,他这个文盲,完全不明白什么叫传世之作。

    只是听铁扇说起来,好像很风光的样子。

    罗峰的牛鼻子差点气歪:“残什么阳,居然是传世好诗?!还有没有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