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1章:似是而非的西游世界

    “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蠃鳞毛羽昆。”

    “凡有九窍者,皆可成仙!”

    ……

    罗东叹了一口气,合上淡蓝色的线装书本,刚才的内容,正是“牛魔灵记”这本书所记载。

    牛魔灵记,乃是牛魔先辈记录各地奇闻异事,更有修仙问道的传奇,若是随意看,觉得光怪陆离,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可是这等奇闻异事,却无法让他生出惊诧之心。

    罗东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他翻阅了大量的书籍,越是了解,越是疑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罗东全身长着黑色的长毛,脸上却光滑如玉,仪表堂堂。挂在墙壁上的铜镜,映出着他九尺的身躯,宽阔的肩膀上套着明黄的软甲,腰系白玉带,头顶上一对白色的牛角,向内旋绕出好看的弧度。

    牛魔!妖族中的强力种族,攻城掠地,凶狠无双是他们的代名词。

    可是这一切,都不属于他。

    白角牛魔是没有任何修行天赋的,他们几乎等同于奴隶和苦力。

    这一年,罗东遭受的白眼和嘲讽,不计其数,他大部分的时间,也就是在十平方的小房间里面读书,再读书,这算是他重生后唯一的慰藉了。

    可是府邸当中,喜好读书的罗成却成了一个大笑柄。

    持斧抬盾的战斗牛魔,竟然有同族成了书呆子。

    简直就是家门不幸,王府耻辱!

    只有羸弱的人族,才会去读那些之乎者也。

    光凭这一点,罗东在家族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罗东所在的部落叫青炎,乃天圣国四大牛魔部落之一,部落酋长为罗明,乃是天圣国皇帝御封的青炎郡王。

    罗东便是青炎郡王的儿子,他是家中老幺,身份为庶子,母亲为罗刹女,传闻貌美无双,却是死于部落攻伐。

    没有母族的势力支撑,加上罗东的天赋所限,他成为了郡王府遗忘的存在。

    他住在王府的西拐角,背阴而狭窄,连婢女仆人,都懒得来这里。

    至于他王子的身份,又有谁会在意呢?

    好在有数不尽的书籍陪伴他,一年的时间,他阅读了王府中大量的书籍,晓得部落、天圣国,乃至东胜神洲各地的风土人情。

    “东面傲来国,有花果山千百里,居灵猴一族,聪慧而灵巧……”

    “血骨盆地,生人禁入,有白骨族,传言有白骨女,皆貌美妖媚,好吸男人精气……”

    “罗刹国,男子恶鬼之貌,嗜血好杀戮,其女美艳绝伦,善驭风雷霹雳之力……”

    这明明是西游记的世界啊!

    可孙悟空、二郎神他们呢?

    为何一年来,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些人物?

    更没有从书籍中,找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外面的世界太精彩,我却蜗居于一隅,人生之悲哀,莫过于此了。

    罗东推开门,连日的阴雨已经停了,太阳上了三竿,可是他所在的地方,却没有一丝的阳光。

    “既来了这个世界,若是无法得见阳光,这人生有何意义?既然这里可称王,那我罗东也要为王,他人可称帝,我一样能为帝。”罗东目视远方,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拳头。

    “哐当!”巨响中,小院外出现一个丈高的强壮牛魔,这牛魔身着银色软甲,牛头丑陋,双眸血红,杀气腾腾,他一脚踢碎了罗东小院外的篱笆门,顾盼之间,粗野非常。

    “罗东!喊你半天,你是聋了吗?怎么?一声响就把你脸吓白了?啊哈,我都忘了,你可是我们牛魔中的读书人!牛胆早就没了。”说到这里,混货忍不住叉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罗东认识这厮,别看他粗犷蛮横,实际也就十四五岁模样,乃是九哥罗峰的贴身跟班,名叫钱宁,这厮来这里,绝对么有什么好事。

    此子直呼其名,傲慢无礼,态度恶劣,罗东在他的眼里,怕是连个屁都不如。

    罗东负手而立,盯着钱宁,沉声道:“为何要坏我门户?!”

    所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这小院子虽然破落,但是篱笆院墙,都是他亲手而筑,这一方小天地,对罗东而言,便是一方净土,门户被人打破,无异于被人打脸,欺负到家。

    钱宁恍若没有听见,粗声粗气的喊道:“罗刹国的铁扇公主巡游到咱们府中,听闻他喜欢人族诗词,九爷让你赋诗一首,他要拿去用用。”

    铁扇公主?

    罗成神色陡变,脱口而出道:“翠云山的铁扇仙?”

    “哟呵?铁扇公主的道场你都知晓?看不出来,你小子憋在这里,原来也是一肚子坏水啊!”钱宁讥讽道:“不过我可告诉你,铁扇仙何等身份,你莫要异想天开,做那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想法。”

    罗东神色激动起来,他捏紧了拳头,心中暗暗道:“此间便是西游,真正是不会错了!”

    这番神色瞧在钱宁眼中,以为罗东生了觊觎之心,颇有些恼火,自家主人看上的天之骄子,混账罗东,也敢亵渎?

    “罗东!你莫要自寻死路!”钱宁阴仄仄的说道,语气不善,却是生了恶意。

    钱宁跟着罗峰打过仗,杀过人,身上自然有一股威势,此番发怒,一股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罗东怡然不惧,读书令人心思澄明,心境高远,岂会被匹夫之怒惊吓,他迎着钱宁凶煞目光,淡淡道:“奴才就是奴才,主人给点颜色,就要猖狂。哪怕我不受宠爱,也是青炎郡王的血裔,你口喊罗成,不尊重我就罢了,可是直呼我名,将青炎郡王置于何地?难道你想藐视郡王的威仪?今日喊我罗成,他日是不是要直呼郡王名讳?”

    “你……你胡说!”钱宁不怕罗东,可是他怕郡王,要知道那是青炎牛魔唯一的王!

    一介小小的奴才,哪里敢生出傲慢的心思,若是认了罗东的栽赃,他灭九族的日子,便不会远了。

    明明艳阳高招,气温很高,可钱宁仿佛掉入了冰窖之中,浑身发冷。

    愤怒和恐惧让他瞬间失去了理智,头顶上的太阳,倒是成了一种末日的象征。

    郡王的嗜血和暴戾,毋庸置疑,死在他手中的人,已经不计其数。

    若是被卑贱庶子栽赃成功,他就看不到明日的太阳,死亡会以最快的速度降临,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

    钱宁垂下的右手微微一颤,瞬间捏紧,化作了一枚沙包大的拳头,只要一拳,他就可以杀死罗东!

    四下无人,一个庶子而已,到时候推入深井中,待尸骨腐烂,谁会注意这个遗忘的血脉?